无敌呼仔

布袋戏自动产粮机,每次请投币(红心蓝手)
18岁以下禁止入内
废文网专栏:https://sosad.fun/users/100966

【剑龙、剑扇】两个铁扇公主的对决?

《靖玄录》第4话,我好像看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花心萝卜(剑子)嘎嘣脆,酸爽的早餐小菜,请食用!

点我阅读1

点我阅读2






【静青、静驭】圣龙口的日与夜

祭司与神女支 的生子chan ru 雷文

指路 废文网或者36雨,搜索标题即可。

边缘限制题材需要登入才可以观看,如需注册邀请码见我上篇文。


连链接都没发,lof应该不能怎样了吧

啊啊~~谢谢咪咪的画!这么好的读者,我想再要一打!

画的太棒了!动感十足,青春气息跃然纸上!!小光脚好评,性感所在啊!!

【静青、静驭】偷龙戏凤


太太给口静青吧求你了:

画给@无敌呼仔 太太的图~

原文荡秋千的是驭龙主,但我不会画驭龙主于是画了万界时期的魔改版小道主,发型和衣服都变了变,还私心画了裸足,原文写的是静涛大官人把吞日认成了青阳,所以我想外观上应该是差不离的吧(毕加思索.jpb

CP24可能印成明信片无料跟我的沙雕漫画x3装在一起,欢迎大家来领取,摊位会在之后宣发的时候公布,现在好像还木有出来orz

【刀说异数18】罗取口白

1、13:51


想中恨了数百千回,梦中杀了数百千回,等到再世相会这一面,数百千回的恨与杀,平虎坡上成真。

等活天罗:等到了,等到了!等到你死我活的这一刻!南宫取,还我这数百千回的战斗吧!呀!(甩出树藤)

南宫取:你是谁?

等活天罗:我是一名因你违背缔命而失去百年根基的可怜人。哈哈哈哈,现在,我要你用你的鲜血偿还我!用你的腐肉抚慰我!我要将你凌迟处死!

南宫取:哼,那南宫取就用缔命所学的招式败你!三阴破阳鬼风刀!来吧来吧来吧!用你热战的温度,唤起我久蛰的战魂!败者的怨妒,浇沃着胜者的鲜花!你的怒就是我的喜啦!

等活天罗:哈哈哈哈,你以为你赢了,你以为你赢了吗?呀!(触手老藤缠住南宫取,吸取血肉,南宫取痛的滚来滚去)

南宫取:可恶!

等活天罗:你是我的附属品!只能臣服于我,只能臣服于我啊,哈哈哈哈~~~

(如密雨般的须鞭攻击,避无可避,南宫取支绌间,绵指十八扣运化而出,指如绵针穿云,尽扣来者攻势。)

南宫取:怎样,认败了吗?

等活天罗:哈哈哈哈,不对,是现在游戏才开始!

疑惑间,南宫取眼前影像一化,背上十六根兽骨遽然生痛,手上树须尽化吸血丝脉,穿透肤肉,附骨生根。

南宫取:啊~~(惨叫)

等活天罗:哈哈哈哈~~(从背后抱住南宫取)伤好就忘了痛,真是没记性。(黏糊糊的树枝,在南宫取脸上摸来摸去)你忘了兽骨未拔,等活老树就能顺着你的血气,吃你的肉,啃你的骨吗?

南宫取:你……你……(呻吟)

等活天罗:你什么你?我叫等活天罗,意思就是等活树天罗地网,来逮捕你!(抱起南宫取转圈圈,扔出去)方才是在玩弄你,现在游戏正式开始啰!哈哈哈哈哈~~~


2、41:48

不归路深处,一丛又一丛的诡形老树,垂着长须入土,将日日惦念的根,种成盘根错节的网,等待猎物入彀。

等活天罗:只有弱者才会将头埋在梦中,该醒啦!

南宫取:等活天罗,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将我放开!

等活天罗:不对!我现在是等活地网,意思就是等活树天罗地网来玩弄你!不归路深处树根盘缠错节,就是我布下的地网。我要在此地,把你玩到死!

南宫取:那就将我放开,看是我玩你,还是你玩我!

等活天罗:主场是我,只能由我决定要怎样玩游戏!噢~~你一定是很怨恨被兽骨所制,我替你拔出来好吗?

南宫取:啊~~~(锥心剧痛穿入五脏六腑,筋脉连着兽骨被抽离身体,皴裂的肤肉剥去半张脸皮,血淋漓的南宫取几欲昏死)

等活天罗:哎呀,我忘记将你放下来,害你活活被扒了半身皮肉,就像半身入了阴间的鬼人,以后就叫你阴阳鬼面吧!哈哈哈哈~~)

 挥手斩断倒吊着南宫取的树藤,南宫取摔落在地。

南宫取:啊~~

等活天罗:哎呀,我忘记跟你说了,这里的树根都跟等活树一样,喜欢喝你的血,啃你的骨。你只有追到我,将兽骨插回身体,才能免于被同化成树!哈哈哈哈~鬼面郎君,来追我呀!

南宫取:等活天罗,麦走!


阿修罗主宰从天而降,“叛徒南宫取,今日阿修罗主宰要拔你根基,将你打入阿鼻地狱受罪”

南宫取:哼,南宫取要打的硬仗多了,想要拼就来呀!

等活天罗挺身挡在南宫取身前。

等活天罗:世间只有我能判南宫取的罪,夺南宫取的命,什么人都不能跟我抢!







【脑洞】看霹雳魔封48有感

青阳子趁着吞日驭龙主出门,跑去圣龙口私会静涛君,苦苦哀求静涛君跟他私奔。被静涛君一口拒绝。青阳子不死心,两人正拉拉扯扯间,老公驭龙主回来啦!把奸夫一顿胖揍!嗝屁.jpg  

这是什么言情八点档啊,哈哈哈哈,写文有素材了!!




霹雳魔封 46

1、31分

问奈何:江山何求千秋算,人间何愁奈何憾。咳咳咳……

夏勘玄:既有不适,不该借酒浇愁。

问奈何:大功已成,愁从何来?

夏勘玄:对亲情之不舍。

问奈何:何来之说?当初你假元佛子名义发信,诱道佛前来逼杀,使我故意显露重创之像,让荧祸下定决心,促成佛魔合体。如今即使佛剑分说、疏楼龙宿联手,也难以抗衡。

夏勘玄:但你,实未能割舍旧情。

问奈何:……你今日说得多了。喝吧!

夏勘玄:哈!便代你一饮。

问奈何:东皇天下回归悦皇神都了。

夏勘玄:甚好。一切皆如你之计划。

问奈何:最后,也该是时候了。

夏勘玄:首要,便针对圣龙口。

问奈何:看来青阳子让你忌惮。

夏勘玄:此等变数,自当尽早处理。

问奈何:既是如此,佛祸也能援助你。

夏勘玄:佛祸非祸,应相差最后一步

问奈何:不急。

夏勘玄:你接触虚无,必带来更多麻烦。

问奈何:虚无施舍之恩,于理总该偿还。

夏勘玄:你之决定,吾不干涉。但请好友珍重自己。

问奈何:当然


意识空间。


荧祸:原来这一切,都是你一手策划。

元佛子:荧祸你?

荧祸:吾不想讲话。

元佛子:那现今局面,可是你所想见?

荧祸:吾不在乎。

元佛子:啊……  (元佛子跟在荧祸身后,伸手)

荧祸:无事叹息,容易衰老

元佛子:有差别吗?白发黑发,吾仍是吾。

荧祸:当吾没说。

元佛子:……(看自己的手)

荧祸:元佛子,你在做什么?

元佛子:身处意识空间,吾需要时间适应。

荧祸:吾感觉你乐在其中。

元佛子:事情不容吾选择,只能接受。

荧祸:你果然还在怪吾。

元佛子:没

荧祸:骗人。

元佛子:佛者不打诳语

荧祸:这一句,本身就是诳言。

元佛子:……

荧祸:为何不说话?

元佛子:别人看来,吾在自言自语。

荧祸:此地无人

元佛子:……(抚摸胸口)

荧祸:元佛子,你,幼稚。

元佛子:无法接触外在,感受特别。

荧祸:我们可以借由佛祸非祸的感知看见世界。

元佛子:是佛祸非祸,不是荧祸和元佛子

荧祸:你,故意的吗?

元佛子:佛祸非祸犯下的过错,是你与吾共同承担。

荧祸:由吾承担,你本无罪。

元佛子:荧祸。

荧祸:你说。

元佛子:你也听见问奈何刚才说的话。但就算他做下这种事情,你还是相信他吗?

荧祸:是。

元佛子:佛祸非祸已成杀人利器

荧祸:你能站在此地,便无所谓。吾不在意他人意见,吾只要你的存活。

元佛子:因为吾,是第一个认同你的人吗?

荧祸:不是,第一个是问奈何。

元佛子:哈

荧祸:是他给我最初意义,司命不祥,荧祸守心。最终,吾明白其名存在何种含义。但那又如何?吾从未在意。

元佛子:不如何。

荧祸:吾相信他的一切作为,如同你相信吾。

元佛子:不相同。

荧祸:元佛子,吾的故事,你还想继续听吗?

元佛子:虽然真有兴趣,但吾不想听。

荧祸:你!

元佛子:荧祸

荧祸:嗯?

元佛子:你是一个任性顽固,又不听人话的魔者。

荧祸:元佛子。

元佛子:熟识你至今,吾想不出让你放下的理由。

荧祸:那就放弃。

元佛子:放弃吗?

(这个设定有点怪怪的,好像佛祸非祸是个声控机器人,但是里面又住了两个意识,能听见外面说话,却不能操纵这个躯壳?)

2、静涛君为救徒弟,臣服吞日驭龙主,有点心酸耶。






3、罪佛取回杀生罪,霸气!




4、鬼狱公主胸很美,脸上面具有点吓人,她难道喜欢帝龙胤?君奉天造型真多……






霹雳魔封 45

1、

问奈何:你想救元佛子?佛魔合体是唯一的办法。

荧祸:这……

问奈何:话虽如此,但是他的伤无法根除,只能维持性命,使他稳定在最低活动限度。

荧祸想要再说。

问奈何:我说的话不会有错误,当初风僧暗袭元佛子之事,你应该是记忆犹新。元佛子没有第二次这样的幸运。荧祸。

荧祸:佛魔合体,以后呢?

问奈何:以后,你与他仍然存在。这副新的躯壳,是赖以你们的生命能量而趋完全。吾之身体日渐虚弱,必要之时,这个躯壳变为吾所用。

荧祸:什么意思?

问奈何:吾的话,不够明确吗?今日的佛魔合体,能可让元佛子存活,日后,则是吾问奈何所使用,你当明白吾一直为病所苦。

荧祸:这就是你心心念念佛魔合体的缘故。

问奈何:是。

荧祸:吾的存在,是你达成目的的条件?

问奈何:是。

荧祸:抚养吾,是你计划的一部分?

问奈何:是。

荧祸:这个过程中,若无元佛子,你的计划该如何继续?不对,没了元佛子,你可以找出第二个元佛子,第三个,吾的身边,只需要有一名佛者,他的名字为何?行动为何?皆不重要。

问奈何:重要的是那名佛者,必须有为你牺牲的决心。新的躯壳,方不至产生互斥现象。荧祸,吾不允许任何差错。你遇见的人,遇见的事,遇见的过程、结果,这一切,入你所见。咳咳咳,你倒是比吾预期中的还容易接受。

荧祸:接受与否,又能改变什么?

问奈何:既是如此,你的答复,将决定吾与元佛子的生死。

元佛子坐起来,吐血,“荧祸”

荧祸上前,“元佛子。”

元佛子:别答应。

问奈何一指剑气封住他的哑穴,“患者仅须乖乖听话。”

元佛子拉住荧祸的手,两人无言。

问奈何:他没时间等你,吾亦没时间等你。

荧祸:从此,吾与元佛子便不再是自己了吗?

问奈何:是,也不是。你与他将存意识空间,只能感知外在变化,不过躯壳由吾暂时操控,

荧祸:告诉吾,你究竟将吾当成什么?

问奈何:吾的答案,是你想听的吗?

荧祸:无所谓,你骗吾也好,吾也想听。

问奈何:你……抱歉。

荧祸:哈哈哈,这才是你,问奈何,你连最后都不愿意骗吾。

问奈何:你已明白,便先到前方等待,吾有话想与元佛子说。

荧祸:问奈何,记得你昔日唤吾什么吗?

问奈何:荧祸。

荧祸掏出一袋饼干,“最后一回,收下吧。”(离开)


问奈何对元佛子说:这确实是吾最后手段。神都之主的躯壳,本是吾保全你之用,你信也好,不信也罢。


佛者魔者,其心非心,问罪何在,问人何衷。


问奈何:合提以前,还有什么话要说?

元佛子:对你,吾无话可说。

问奈何:也好。

荧祸:元佛子,你放心,你不会再感受疼痛。

元佛子:吾该开心吗?

荧祸:嗯。

元佛子:荧祸。

荧祸:多余的话省下。你不是一直好奇吾的来历吗?

元佛子:那是之前。

荧祸:这次,你有机会听了。

元佛子:好,反正吾与你,会有很多时间。


问奈何发招,“终是到了这一步”,(一滴血落入手中)“时间久远,险些忘记这滴血的存在。女帝鲜血沾染圣器,佛魔交杂,在极端又互相侵蚀的状况下,将能激荡出最大的威能”(将血沾在玉佩上)“吾这平凡人类身躯的唯一用途,便是磨合佛魔之间可能的冲突因素,不愆之珏隐蕴吾身上气息,合以吾长年修炼功体,将可让它完整接受这滴吸收了圣器上的佛气,世上绝无仅有的魔之血。这滴血,是佛魔融合的媒介,而往生无相塔的存在,便是奏响神儒玄章,使其短暂断绝你们两人所拥有的七情六欲。这样,方是最佳融合状态。”


往生无相塔发挥奇效,佛魔之气相互汇合,就在此时,元佛子口中溢出鲜血。

(问奈何上前为他输送真气,又给荧祸输送)


问奈何:天佛七元相,果然是最大变数。(割破手腕,将血灌入荧祸体内)麻烦。恢复纯粹力量之躯的荧祸,虽能以吾之血持续灌注,但终非良策。吾的时间,不多了。咳咳咳。(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脑中响起荧祸的话,无所谓,你骗吾也好,吾也想听) 吾从未了解你,你又可曾了解过吾?(伸手召唤出一把剑)一罪明今,你说问罪者,将是谁?





2、54分

无相塔与夏勘玄会面,揭开问奈何的目的,永生?

问奈何:天下江山,指掌可得。吾,又何欲?



3、龙宿为佛剑挡了一剑,真爱。



4、青阳子分化出吞日驭龙主,静涛君表示,两个都要。(驭龙主好大的罩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