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呼仔

欢迎布袋戏同人交流,求同存异。
刀多糖少,管杀不管埋~~
不雷不要钱了啊!
看连载文,就点“归档”方便查找

【藏温 千竞】新还珠客栈(上)

内有风骚入骨“温香玉”出没,留神!

本来就想炖个肉,结果一写写了8000字,还没有写完!
算了,先随便发吧,下集有没有再说~~

点我上车

【千温】没有太太画,只好自己来。

对不起,我尽力了。

为了防止大家看不出是谁,只好在上面标注名字!(是不是很机智?!)

【千竞、雪碧】梦想人生

一个脑洞挺大的故事,属于yi yin的范畴。

向日本动画大师“今敏”致敬。

据说《盗梦空间》是抄袭他的作品《红辣椒》,也是我这文灵感的来源。

上来就野战,只能发链接了。刺激吧?

https://shimo.im/docs/Xd1WrozPbsEuyx5u

闽南语预告,辛苦诸位啦,撒花!

晏如_:

金光布袋戏同人,长篇all神蛊温皇同人广播剧《还珠记》闽南语预告,撒花发布~

《还珠记》预告
原著:呼吸 @呼吸 

STAFF:
策划/导演:晏如【天涯醉音剧社】(我)
编剧:呼吸
后期:韶川【雁心】
美工:圣痕君【鳍鳞永寂】  @会长圣痕moe 
监制:公子夜魅【御琴天下】 @DONGE东陵不笑生 
CAST:
主要角色:十剑【御琴天下】
龙套角色:峦无期【棋衍惊澜】

喜马拉雅:http://m.ximalaya.com/38359033/sound/66459999
5Sing:http://5sing.kugou.com/m/Song/Detail/fc/16339563

这里也发一个好啦。
第一次做闽南语的剧,拉了自家滴口白君干活,算是一种新的尝试(=`ω´=)。正剧将会使用普通话

还珠记(四十四)打麻将

深更半夜,温皇硬生生被饿醒了。

他觉得胸闷,睁开眼一看,千雪一条胳膊搂着他,半个身子趴在他上面,像老母鸡孵蛋似的。难怪喘不上气儿!

千雪睡得昏天黑地,一副英俊白痴像,张着嘴,就差流哈喇子了!

藏镜人双目失明,加上风寒未愈,咳嗽不止,被勒令养病。

温皇近日见了红,大夫加丈夫的千雪理直气壮、义不容辞的在夜里陪睡。

可怜酆都月像个姨太太似的,又被千雪撵到偏房去了。

温皇又好气又好笑,捅了捅千雪。

千雪迷迷瞪瞪睁开眼,看见黑暗里温皇亮晶晶的眼睛,哑着嗓子问:“怎么啦?哪不舒服了吗?”一边说着,一边搂着他肩膀揉搓。

温皇嗯了一声,声调里有那么点娇气,“好饿~~”

千雪揉揉眼,看看外面的天儿,乌漆麻黑的,大约是三更,厨子们早都睡下了。

但是楼主大人说饿了,千雪无论如何也得满足啊!

千雪一边起身披衣,一边说,“那我下面给你吃。”

然后就看见温皇嫩脸泛了红,用一种很异样的眼光望着他。

千雪纳闷儿,片刻之间,忽然醒悟过来,温皇肯定是听岔了!

不由喷笑出声,顺手照着温皇的脸颊上拧了一把,“你啊!想什么呢?”

温皇的脸皮嫩,千雪那粗手这么来一下子,立马就一个红印子!

温皇捂着脸,扭过身儿去,吃吃的笑。

千雪一个王爷,能会下厨?把个面能煮熟了,都算是厉害的。

千雪手忙脚乱的把灶又捅开,加了柴,烟熏火燎的弄了一身灰。

最后勉为其难的就给温皇煮了一碗“阳春面”。

所谓“阳春面”就是光面,什么卤都没有,没滋啦味儿的,只好浇了两勺醋。

千雪在床上摆了小炕桌,给温皇披了衣裳坐好,拿筷子喂他吃面。

面挺长,又滑,真难喂到嘴里。

千雪想了个招数,把面卷在筷子上,弄的跟鸡腿似的,缠好了喂他。

温皇是真饿了,这么难吃的面,居然也三两下就吃完了。

温皇吃了一碗热腾腾的面,又喝了一点面汤,胃里饱足,身上热乎,眼皮立马就开始打架。

千雪连碗带炕桌一起挪走,又搂着他,两人一同入了甜梦乡。

如今一家人团圆,温皇心里舒坦了。

藏镜人采回来的果子确有奇效,滋补的很,温皇吃了也不害喜了。

查了古籍,说这东西还不能一次吃太多,怕补过头儿。就把它切了小块,每天吃一点。

这果子味道十分独特,闻着不怎么好闻,吃着也一股子怪味儿,能开胃,而且还有点上瘾,让人欲罢不能。

弄的温皇变得很馋,一天到晚,嘴里就不能闲着,总想吃点什么。

能吃是好事儿。没多久,温皇的脸蛋儿和身子都眼见着吹气儿似的圆润起来。

人一圆润丰满看着就带了福相,仿佛熟透了的水蜜桃,摁一下掐一把,就能流出汁儿来。看的人心猿意马。

很快就要到年根儿底下,酆都月张罗着布置起来。

内院儿、外院儿、精致的小楼屋檐儿底下,都挂上了大红灯笼。

雪景里,白茫茫一片,衬着红梅和红灯,格外的喜庆。

堂屋里新挂了一盏水晶灯,插着五十支红烛,下面吊着大大小小的水晶。

到了傍晚一点上,真是光芒四射,灯火通明。

又命人从药园花房里采摘了新鲜的魏紫姚黄,用琉璃花瓶插起来,摆在大客厅,紫花绿叶搭配着,弄出一室春光。

楼主房里则是白玉瓶单单插了几支红梅。

别的屋子摆放了一些微小的盆景,水仙什么的。

酆都月见着窗纱有些旧了,索性全换了。

楼主的窗屉换了银红软烟罗,凤蝶屋里的换了藕荷色的,忆无心的换了粉霞蝉翼的,其余都换了雨过天青或者秋香色的。

连带床帐也都换了同色的。里里外外焕然一新。

温皇这些日子精神好得很,除了吃和睡没事可做,不免无聊起来。

酆都月一琢磨,大年下的,一家人就找点乐子呗?

翻箱倒柜的找出来一副翡翠麻将,支了牌桌,大家伙儿就陪着温皇搓麻将。

第一轮掷了骰子,摸了风头,排定了座次。

温皇坐东,上家儿是凤蝶,对家是千雪,下家是罗碧。

每人旁边都有一个高几,摆放着八宝攒盒,盛着各色的瓜果点心。

酆都月给温皇轮椅上垫了两层软垫,抱他坐好,推到桌前,然后坐在温皇身后,给他端茶倒水,剥瓜子儿。忆无心也乖巧的坐在爹亲身后伺候着。

虽说都是自家人,但是打牌没有彩头就没意思,于是温皇叫酆都月去准备了一堆零钱出来。

说是零钱,其实也并不“零”,随便一个给到一家庄户都够吃半年。而且十分的精致。

原来是把金银重新熔了,倒进模子里,制成指头肚大小的金锞子、银锞子,有的是花生样子,有的是小元宝样子,有的是棉花桃儿的样子,还有玉米样子的,不一而足。

原是过年当赏钱的,每年都要制一大批,预示五谷丰登,图个吉利。

凤蝶和忆无心都是孩子,一见这些个爱不释手,心花怒放。

每人都分到了一堆金银锞子,有了本钱,就哗啦哗啦开局了。

温皇一只玉手撑着下巴,一只玉手摩挲着面前的牌。手是白皙无暇,翡翠牌是鲜绿欲滴,两相加总起来,无比的赏心悦目。

酆都月坐在他身后,腿上放着一个琉璃盏,眼睛盯着他移不开,手里也没有闲着,一颗一颗剥着瓜子仁儿,剥到一小把了,就伸手喂进温皇嘴里。

藏镜人看不见,摸牌倒是无妨,桌上扔什么,大家都喊着。

忆无心在身后乖乖陪着,很爱此时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气氛。

已经是第四把了,温皇还在庄上。凤蝶气鼓鼓的,眼见着自己的本钱慢慢变少。

千雪扔了一张八万,凤蝶一喜,连忙要吃,结果温皇喊了一句,“杠!”

凤蝶怒目而视,他一杠那不就是四张八万都没有了,那她的七万和九万还坎个毛啊?

温皇杠完,从牌尾部跳了一张,一开,呦,杠上开花!

凤蝶还是孩子脾气,输不起气坏了,哼了一声,“主人,你是不是出千啊?”

然后又迁怒千雪和藏镜人。他俩一出牌,就总被温皇和(Hu),她都怀疑他们是故意的!

千雪和罗碧哭笑不得,其实千雪和罗碧都在拼命给凤蝶喂牌,哪知道每次都被温皇碰走!

温皇眯了眼微笑着哄着凤蝶说,“行行行,下一把我不吃不碰不杠了,行不?”

凤蝶这才满意了。

这一把温皇当真不要任何人的牌,酆都月在身后一看,差点乐了,可不是不要么,他是打着“七小对儿”的主意呢!

凤蝶的牌也不错,三两下就听牌了,静等着单吊将儿。来了一张东风,没有用,正要扔,酆都月坐在后面看着温皇和凤蝶两家的牌,这一张东风下去,温皇就要和!连忙悄悄踢她。

凤蝶狐疑看了一眼,换了原本的将儿,留下东风。

温皇自己下手去摸,也是个东风,结果就自摸“七小对儿”和了,是个大番。

凤蝶眼看着面前的本钱都要输光了,气的用手肘怼了一下酆都月。

酆都月苦笑,谁知道楼主手气这么旺?就算不给楼主点炮,人家也能自摸。都说怀了孕的人运道好,果真如此!

温皇捉黠的看着闺女闹脾气,反而心情更舒畅,气的凤蝶要命。

酆都月怕凤蝶扫楼主的兴,凑到凤蝶耳边,悄悄跟她说,金锞子要多少有多少,打完牌找我拿。

凤蝶这才撅了嘴,继续陪练。

打了一圈下来,凤蝶输得精光,千雪有输有赢,罗碧赢了一点,大部分都是温皇赢。

正好到了晚饭的时候,凤蝶可算得了赦令!

忆无心从爹亲那堆里挑了几个好看的金锞子,拿给凤蝶,哄她开心。

两姐妹嘻嘻笑着自去洗手,准备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