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呼仔

布袋戏自动产粮机,每次请投币(红心蓝手)
18岁以下禁止入内

【藏温 千竞】新还珠客栈(上)

内有风骚入骨“温香玉”出没,留神!

本来就想炖个肉,结果一写写了8000字,还没有写完!
算了,先随便发吧,下集有没有再说~~

点我上车

【鬼途奇行录14】备忘录

千竞算是发糖了吧!千雪提起他那治不好的小叔,嘤嘤嘤,活在台词里的竞王爷,看我的头像,想死你啦!

豪药也超甜!感觉药神拎着酒坛子本来要安慰豪哥的,恰巧看见千雪跟豪哥喝酒,于是躲在一旁听壁脚(喂

慕容胜雪气性真大啊!拿了一盒限量的万宝路送给老烟枪,结果老烟枪只说了一句,求庇护舍近求远,不如回天剑慕容府啊,慕容就急眼了!真是孩子气!超喜欢暴脾气的帅锅!

再有就是喜欢丁凌霜,小时候娘娘腔,“人家肚肚夭嘛~~”哇,撒娇卖萌,我服你!!那个长腿叔叔是谁?我好期待!!

【千竞、雪碧】梦想人生

一个脑洞挺大的故事,属于yi yin的范畴。

向日本动画大师“今敏”致敬。

据说《盗梦空间》是抄袭他的作品《红辣椒》,也是我这文灵感的来源。

上来就野战,只能发链接了。刺激吧?

https://shimo.im/docs/Xd1WrozPbsEuyx5u

还珠记(四十)下 冤家路窄

温皇害喜害的太严重,千雪不得不给他开了止吐的方子,但这也治标不治本,他吃什么都没有胃口,人就一直消瘦下去。

藏镜人日日如临大敌般的守着温皇,捧着一碗燕窝,诚心诚意的要伺候他。

温皇不怎么待见他,可也没有气力赶他走。就由着他去。

他近日只想吃点酸的,但是山楂什么的千雪又不让他吃,说是山楂吃了有可能引起小产,万万不给吃。

他嘴里泛苦,原先的口味全变了,吃什么都不得劲。连吃个奶酪,都要倒上一勺醋。

看的千雪牙都要倒了。

酆都月给凤蝶写了一封信,说神蛊峰传闻有一种名为“蛇果”的果实,果壳上布满了硬硬的尖刺,长在寒冷的高峰之上,剥开之后内中果肉味美多汁,富含的营养比灵芝还强,口味酸甜的,据说很适合有孕的人吃。这果子通常都有灵蛇看守,传说里自然是说这是仙果,有灵兽守护。实际上就是灵蛇晓得好赖,这么好的果子,它若看见,自然要霸住,所以在那里做了窝。灵蛇和果子常常一起被发现,渐渐人们就管这果子叫蛇果。

要摘取蛇果,首先要去神蛊峰最高峰寻找,找到的话,十有八九还要跟灵蛇一番缠斗,所以这果子也不是那么好采摘的。

藏镜人有心,听了之后二话不说就出了门。

 

酆都月一封信把藏镜人支了出去,紧接着又给温皇写了一封信。

信上说,如今竞日孤鸣这方占了优势,将龙虎山团团围住,据说苍越孤鸣已经被擒,生死不明。

酆都月这信虽是写给温皇,却故意让人捡了个温皇睡觉的时候送,顺理成章的拿给千雪转交。

果不其然,千雪先打开信件看了看,这一看,大惊失色!

不管是小叔为王,还是侄子为王,总归是孤鸣家的天下,他不想掺和。

但若是一方要杀死另一方,他无论如何不能袖手旁观!

他必须得去找竞日孤鸣谈一谈。

千雪寻思着这事儿还是不要告诉温皇,他若知道自己去见竞日孤鸣,肯定得生气上火。如今他身子不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就趁着温皇午睡,悄咪咪自己下了山。

 

这一切都在酆都月的算计之内。

他同时用千雪的名义写了第三封信,给竞日孤鸣。他信上表示希望能约竞日孤鸣来神蛊峰见见,他有话要对他亲口说。

 

竞日孤鸣自复生之后,一直活得不人不鬼的。

他救了千雪那次的死其实算不得死,他被温皇救活了,又被千雪抛弃了,这次才算死透了。

那日他被还珠楼的人送回了王府,连千雪最后一面都没有见着。

他弄清楚了怎么回事,心里就明白完了,一切全完了。

他周身的血液都凝固住,如同浸在冰水里,不由自主全身打着寒颤。

他母妃被逼死的那夜,他也怕,但是还没有现在怕。

他脑子里轰鸣着,什么也听不见,眼睛里的世界开始旋转起来,他一直的坚强全然坍塌。

他一无所有了。

他这么多年的忍耐,这么多年的寂寞,还能走下去全靠了心中有那么一点火苗。千雪就是那点希望的火苗。

他以前跟他笑啊闹啊,爱恨交织,却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打断骨头连着筋的,怎么都分不开的,因为他们至少还有血缘这一层关系是无论如何都割不开的。

他巴望着有一天千雪开了窍,两个人能好好的过日子,谁知道锣鼓喧天了一场,结果一直都是他自己的独角戏。

他心中一阵风一阵雨的,全是不甘心。

他想着,如果这是一出注定的悲剧,也该有个体面的收场。

他要打下这个天下,然后将江山拱手送给他。

 

后来他憋了一口气,也为了给自己找点寄托,咬着牙跟天阙孤鸣干起来。

当初走脱了苍越孤鸣,搞得他名不正言不顺的,他就一门心思想要把除了千雪之外的孤鸣统统杀掉。

那阵子,连他自己手底下人都有点怕他。

他以前一贯的是和颜悦色,温柔可人的。忽然之间变了脸,任谁都得吓一跳。

他懒得装了,装给谁看?

 

收到千雪的来信,他幸福的快要晕厥过去,根本想不到千雪为什么给他来信,人总是在希望的事情上自欺欺人。

他将信贴在自己唇上,嘴唇却是不停的哆嗦,眼泪不知不觉流下来,洇湿了信纸。

 

竞日孤鸣只带了一个护卫令狐千里,就敢千里走单骑,上了神蛊峰。

他心里只有千雪,为了他,死都不怕。更何况,他本来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他想的清楚,若是温皇要杀他,千雪不拦着,他就无话可说,死了算了。

他把自己的命当了赌注,赌一赌在千雪心里还值多少钱?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可惜他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

 

大概是酆都月提前安排了,一路上顺顺当当的,连个拦着的人都没有。

到了闲云斋,几个杂兵也被令狐千里随手弄倒了。

直直闯进去,千雪并不在,只看见神蛊温皇。

温皇面容有些憔悴,人也消瘦不少。

他斜倚在贵妃榻上,正捧着一个琉璃小盏,拿把小银叉子对着盏里的水果戳来戳去,两条无力的腿长长的搭着,像条上了岸的美人鱼。

身后一个低眉顺眼的婢女正给他轻轻按揉肩膀。

温皇摆摆手,让她退下。

 

两个死对头照了面,相互上下打量了一番。

“温皇先生气色不好啊!”

“王爷也是憔悴了。”

“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

两人目光如刺,恨不得都将对方扎个透心凉。

沉默了片刻,竞日孤鸣率先言道:“千雪约了孤王,孤王就不多跟先生耽搁了,千雪人呢?”

温皇怔愣了须臾,旋即微笑起来。

他微微侧身,将手中的碗盏放下,一只纤白的手搭在小腹之上,“唉,自我有了千雪的骨肉之后,一直食欲不振,千雪特地上山给我采果子去了,只怕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竞日孤鸣的眼光随着他的手移到他还什么都看不出来的小腹之上,又移回温皇似笑非笑的脸上,心里转了七八个来回,末了他信了。立时心里泛了酸,仿佛也跟有孕了一样,张嘴立马就能呕出来,不过呕的是血罢了。

连孩子都有了?连孩子都有了,连孩子都有了……

他脑袋里嗡嗡作响,好像被人扣在一口大钟里,外面的人还不停的敲。

那些往事如前生的事情一样,唰唰的闪过去,让他觉得什么都来不及了。

他两条腿有些打颤,强撑着走到一把椅子上坐下,故作镇定。

“温皇先生的身体今时不同往日,这把年纪孕子也要当心了。”

温皇听出他言语里的诅咒,笑道:“我记得王爷比我还大几岁呢,就更加没有这个指望了。”这话更加恶毒。

竞日孤鸣胸中腾地燃起一把怒火,禁不住冷笑起来,当真是冷笑,笑得人浑身发冷。

“其实千雪这个人啊,就是心软。他不过是可怜你瘫了残废了,今后的日子没法过了,他良心过意不去。说起来,也未必是你,随便什么人有了这境遇,他都会这么做。当初他结交你,对你有好感,也不过因为你身上有几分孤王的影子罢了。他在中原浪了那么多年,青楼相好的也都是这一款。你当你自己是什么独一无二的宝贝么?不过是个替身罢。”

温皇像被人兜头扇了个大嘴巴子,振聋发聩,响彻云霄。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如坠冰窟。

 

“孤王的确佩服你,论狠绝,你算得上天下第一。你拿自己的命,来拆散我们。只是要今后千雪一见到我,就想起你的死,让他无法面对。你就是死了,也不肯让我们好过,是不是?”

竞日孤鸣颤着声儿,抚着胸口,气都要喘不上来。

 

温皇扶着榻边,勉力撑着坐起来,觉得头晕眼花,腔子里一颗心砰砰几乎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他不想给竞日孤鸣看了笑话,拼命压了几次没压住,最终还是哇的一口吐出来,竟都是血!

 

“温仔!”

竞日孤鸣觉察到一阵风闪过去,就看见千雪跑到温皇身边,神情紧张的抱住他。

“千雪!”竞日孤鸣脸上露出久别重逢的喜悦。

却看见千雪拧了两道浓眉,一脸的怒容:“你来做什么?!”正是兜头一桶冰水。

“你赶紧走吧!以后都不要在我们面前出现!”千雪紧紧护着温皇,仿佛生怕竞日孤鸣伤害他一样。

“……千雪……”竞日孤鸣哽咽住。

相见时难别亦难,却不曾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竟是赶他走。

“呵呵,呵呵呵呵……”竞日孤鸣低低笑起来,好,我走,不碍你们的眼了……

竞日孤鸣转身就走,走的飞快,快得魂都跟不上。他跌跌撞撞的下山,灵魂却还在千雪身边盘旋。

 

温皇倒在榻上,睁了眼虚弱的看向千雪孤鸣。

千雪到了王府,听说竞日孤鸣上了神蛊峰,吓得马不停蹄往回赶。

雪天路滑,马失前蹄,跌了一跤,头冠松了,发髻散乱着,衣裳上也尽是泥污。

千雪此时算得上狼狈了。

 

“温仔,你,你觉得哪儿疼,告诉我,啊?你,你别吓我……”千雪孤鸣看他一付面如死灰的模样,急的要哭出来。

“……”温皇低低说了一句什么,千雪听不清,凑近了仔细听。

这下听清了,千雪心都凉了。他听见温皇说,“滚,你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