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呼仔

布袋戏自动产粮机,每次请投币(红心蓝手)
18岁以下禁止入内
废文网专栏:https://sosad.fun/users/100966

【强烈推荐】王骨e大 关于《剑影魔踪》的分析文章

写在前面:这是从台湾著名PTT论坛看到的,一个骨灰级粉丝关于剑影魔踪的心得,对墨家默苍离、俏如来、杏花君等人的剖析入木三分!

https://www.ptt.cc/bbs/Palmar_Drama/M.1387588306.A.DE5.html

忍不住强烈推荐给大家。结果发现内地同好似乎看不了?

然而我试图去PTT寻找作者也实在无门。(这篇写于2013年)可是又很想让大家看到这么好的文章。

如果有台湾的朋友,可否麻烦告诉一下,PTT论坛怎么用?是否还能找到作者?

我……这是无授权转载,如有不妥,请告知,即时删除。

一切内容版权都是原作者enamelcord 的,我是个搬运工和热血推荐者。

你们一定要看这个,不要枉费这么好的文章!我以前看剑影魔踪,羽国志异看的稀里糊涂的,现在终于有点明白了。

---------------

作者enamelcord (搖啊搖)

看板Palmar_Drama

標題[心得] 劍影魔蹤17.18 崩潰長文

時間Sat Dec 21 09:11:43 2013



「關於結束,對大多數人的意思是才好開始說故事,對你,再沒別的故事。

《約伯記》句子——只有我一個人脫逃,來給你報信。」

                            ──蘇偉貞《時光隊伍》



【這就是終局了。】


  默蒼離:「你終於想通了。」

  俏如來:「我終於明白,這個局、所有的局,都不是指向帝鬼,而是我。」

  默蒼離:「是,這個局中的帝鬼,只是過程;你,才是結果。」


  俏如來:「將羽國誌異送給我的人,根本不是北競王,是師尊你自己。」

  默蒼離:「是我讓你看到羽國誌異,讓你有機會佈置。」

  俏如來:「冥醫前輩要我相信你、永遠相信你;師尊要我懷疑所有的人,包括懷疑師

尊你自己。這份相信、這份懷疑,都誘使我走向今天這個結果。」


  默蒼離:「你做下了防備,流傳在聯軍中的那本羽國誌異,是你散播的。因為你這個

伏筆,才能讓局面變成今天的模樣。北競王與溫皇所看過的羽國誌異上面並無作者署名,

唯有我送給你的那本,才有署名盜才生,下次,別再露出這樣的破綻。」


  ──「下次,別再露出這樣的破綻。」

  這次不是責備,而是溫柔至極的叮嚀,為人師所能給予俏如來的、最後的溫柔。



  俏如來:「荒謬的是,這一局,唯有在識破的時候,才會中計,師尊讓此局、根本無

解……」

  默蒼離:「除非你死,或者、我死。」



  ──『這世上,可曾有人逃出我的算計?』

  ──『我相信俏如來一定會打破你的計畫啦!』

  ──『杏花,這局、已經無解了。』

  所有的一切從一開始就都是局,環環相扣,沒有人能脫逃。


  ──默蒼離:『沒死在天擎峽,對你,更加殘忍。』

  即便俏如來通過試驗活了下來,這都還只是開始,再來只會是更加苦痛的人生。


  馮唐說:「人很賤,只有享不了的福,沒有受不了的罪。」而實際上,人的忍受能力

確實超過想像,這世上的事情總是沒有最糟,只有更糟,每一件新事物都能重新刷新下限

,讓人重新認識自己。


  於是俏如來被迫長大,但最殘忍的是,俏如來永遠不可能成為默蒼離──能夠成為默

蒼離,反而是種解脫。



  俏如來:「為什麼、為什麼……徒兒始終想不明白的是動機,為什麼師尊會佈下這樣

的局?逼我……」

  默蒼離:「這一劍之後,你會明白。」

  俏如來:「我沒其他選擇的餘地。」

  默蒼離:「如果你真的看破所有的佈局,你就會明白,你真沒其他選擇的餘地。」

  到底俏如來還是沒有真正明白。

  他明白默蒼離要他弒師,看得出局勢至此已無轉圜,但仍未真正看清這之後的一切演

變。



  俏如來:「師尊……」

  默蒼離:「我講過,我要為你鑄智、鑄計,這是最後一項:鑄心。」

  默蒼離:「做不到,就自盡。」

  默蒼離:「你不是第一個被我放棄的徒弟。」

  默蒼離:「殺了我,你就會明白、這最後一點。」

  俏如來:「我……」


  ──說出你的要求吧。

  ──我的要求便是……請前輩收我為徒。

  俏如來:「我要承擔。」


  ──我已經給他處理感情的時間了,若是讓他壓抑著這份感情上戰場,那會害死多少

人?

  俏如來:「因為……」


  ──好好檢討,在這次作戰之中,你總共犯了幾次的錯誤?

  俏如來:「這是我的命運……」


  ──為何前輩要幫助我呢?

  ──因為你是可造之材。

  俏如來:「是史家人的天命……」


  ──無論是誰的兒子、誰的兄弟,你都能一視同仁的不忍;同時,也一視同仁的捨得

  俏如來:「師尊……」


  ──「無論發生了甚麼事情、無論情況是怎樣,你一定要相信你的師尊、一定要相信

他,一直到最後,你都要相信他,俏如來啊,拜託你了。」

  俏如來:「多謝你……」


  默蒼離:「這一次……你做得很好。」

  默蒼離:「不准、恨自己。」

  殘忍至極,也溫柔至極。

  比當時杏花握上默蒼離執劍的手還要痛。


  對照過往的回憶,聽著俏如來當時的語氣,才能更明白俏如來究竟被逼到了何種地步

  那時跪下說著請前輩收我為徒的少年是那麼的稚嫩,溫文且善良,說話的語氣還帶著

年輕人的朝氣蓬勃;而今……俏如來,還說得出那句「孩兒、還可以」嗎?



  如果不能恨別人,那就只能恨自己,可是如今卻連恨自己都不被允許。


  ──默蒼離的死,俏如來也是推手。

  即便是被設局,但倘若俏如來沒有讓羽國誌異在聯軍中流傳,這一局便無以為繼。沒

有人會去責怪俏如來,但是溫柔如俏如來,能夠做到毫無愧疚嗎?


  最早的俏如來也不過是為了家人而出家,再為了家人而還俗。史豔文、小空被擒,他

不得不與西劍流周旋,而更後來支持著他拜默蒼離為師的動力,也不過是默蒼離的那句:

「你為什麼還活著?」

 

 中史艷文一掌後為什麼還能活著?因為史豔文希望俏如來能代替他撐起大局,於是乖

巧孝順的俏如來擔下了這份期盼。


  如果史豔文真的希望俏如來能擺脫史家人的陰影,那史豔文打從一開始就錯得徹底,

一步江湖無盡期,何問天之死、百武會群俠的犧牲、三百里居民的犧牲,俏如來再無回頭

之路:「父親,你對孩兒說過很多道理,你教過孩兒很多事情,但是……但是你從沒對孩

兒說過,原來做你的兒子,這麼難、這麼難啊。」


  逼殺親父、計殺叔父、犧牲二弟、和三弟反目……,到了最後,他還必須親手弒師。



  於是,俏如來只能悲涼地說出:「因為這是我的命運,是史家人的天命。」

  俏如來不是史豔文,他從來不曾有真正想為天下人付出一切的使命感,最多只是見他

人受苦難時的悲憫、「如來也因你動怒」的悲憤,而非「放下屠刀雖成佛,願墮三途滅千

魔」那種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渡世大願。


  俏如來不曾為了追求某個崇高遠大的理想、目標而豁盡一切,而是被不斷地逼迫才只

好走到現在的位置,所以他到了最後也只能把一切歸咎於「命運」,只能認命。這樣形塑

而成的人格,最後必然走向崩潰,被逼到盡頭,他只能入魔。


  一直以來,真正最痛的,是俏如來啊。




【春日杏花吹滿頭,誰家年少足風流。】


  ──杏花:「好不容易才逃離羽國,這次又是多虧你了。」

  ──杏花:「喂、蒼離啊,你是在看甚麼看得這麼出神?」

  ──默蒼離:「每當我犧牲一個人,我就會掛上一串琉璃。」


  ──杏花:「我知道,這是你的習慣、也是一個紀念。如果有一天是我被犧牲了,我

不要用琉璃串,我想要用別項,那個黃金串你看怎樣?」

  ──默蒼離:「為什麼?」

  ──杏花:「至少紀念一下我在你的心中跟別人不同啊。」

  ──默蒼離:「我一視同仁。」

  ──杏花:「哼,真沒意思。」


  ──默蒼離:「杏花。」

  ──杏花:「喂喂,說幾次了,別這樣叫我。」

  ──默蒼離:「這棵樹、已經掛得太滿了。」

  ──杏花:「嗯所以呢?怎樣?你想要換一棵比較大棵的喔?」

  ──默蒼離:「我……想死。」

  ──默蒼離:「但在死之前,我要找一個傳人。」

  ──杏花:「你有病喔!講甚麼瘋話啊!」

  ──默蒼離:「就當作我有病吧。」

  ──杏花:「你有病,我會醫好你!」

  ──默蒼離:「我的病、無藥可治。」


  回憶裡琉璃樹下的默蒼離柔美的超乎想像。

  默蒼離究竟是甚麼樣的一個人呢?在此之前他尖銳的像把刀能刺破一切,而今看來卻

又溫柔如水。


  實際上能成為墨家鉅子,奉行兼愛非攻,那必然得是個足夠溫柔的人。

  這樣一個被培育到能成為墨家鉅子的人,要如何面對孛星身分的不堪。


  從頭到尾,默蒼離唯一沒有騙過的,是杏花。

  剛開始用亡命水的時候,杏花說:「答應我,你會節制。」

  默蒼離回答:「杏花,我不想騙你。」

  而最後,羽國誌異也確實是俏如來所散佈的。


  ──杏花:「你你你你你的意思是我礙到你的正事就對了?好啊!早就知道你沒將我

放在你的心上,你究竟是將我當作甚麼啊?」

  ──默蒼離:「朋友。」

  ──杏花:「有這樣的朋友?!」

  ──默蒼離:「有這樣的朋友。」


  這其實更像是朋友間的拌嘴吧。

  能讓默蒼離將彼此之間定位成朋友,那便已是最深刻的關係了。


  到了最後,杏花的琉璃串是黃金還是琉璃已經不重要了,因為杏花在默蒼離心中早已

不同。否則總是說著「我一視同仁」的默蒼離,又怎會在發現無法說服杏花後,說出:「

你實在應該死在葬骨嶺,這樣、我就不用親手……殺你。」


  而最後,默蒼離抽出墨狂之前,望向琉璃樹,他所看向的琉璃串卻有著隱約晦澀的、

淡淡的、讓人懷疑只不過是因心理因素才會看見的倏忽即逝的藍色光澤,我想,那便是杏

花了吧。除了默蒼離以外,無人知曉的、晦澀難明的、唯一一個在默蒼離心中不同的琉璃

串。

  http://ppt.cc/gYez


  而到底,默蒼離並沒有要讓杏花死在葬骨嶺。

  杏花並沒有說出聯軍中所流傳的《羽國誌異》上有「盜才生」的署名,但默蒼離卻早

已知曉。默蒼離的提問並非詢問,而只是要讓杏花相信他與俏如來之間已是不死不休。


  默蒼離對杏花說:「恨我吧,像所有的人一樣。」

  而後對俏如來說:「不准、恨自己。」


  可是,杏花和俏如來,都做不到啊。



  俏如來最後去見默蒼離時,默蒼離身上的鮮血礙眼至極。想著,看起來好潔到甚至有

些吹毛求疵的默蒼離怎麼會能忍受這樣的血污呢?

  然後才恍然明白:那是杏花的血。




  p.s.新增補充:

  感謝強大的板友sonicstars (昊旱)!!!ヾ(*′∀‵*)ノ

  他發現琉璃樹上有一串紅紅的不一樣的琉璃串:http://ppt.cc/7LKN

  可以參考這個片段:http://youtu.be/5y7WjkvTnkI



  不太確定這個琉璃串到底是誰的。

  不過我想這不會是雁王小妹的琉璃串。

  杏花是在出逃羽國後才半開玩笑的要求以後要掛黃金串,而教授回他:「我一視同仁

。」想必在之前都是沒有先例的。


  假使這串琉璃串是真的不一樣,那應該就是杏花花吧。


  只是為什麼杏花是紅色的呢?

  假使這串真的是杏花,紅杏、紅杏,那大概是教授對這「杏花」這個名字的堅持與惡

趣味吧,既然是杏花,那當然就得是紅色的。(大誤)

  

  再補充:

  為什麼不覺得那串不一樣的琉璃是教授?

  因為教授掛自己的琉璃上琉璃樹時,他的串珠和大家是一樣的。


  這就是他的「一視同仁」。


  一視同仁的不捨,一視同仁的捨棄,無論是對別人還是對自己。

  教授從來不吝於犧牲自己,對他而言,「自己」和別人都是一樣的,都是可以犧牲的

,所以屬於自己、掛上樹的琉璃串也不會有所不同。


  這種一視同仁,也是最令人心碎的地方啊。




【萬軍無兵策天鳳與孤鴻寄語默蒼離。】


  默蒼離:「你應該專心養傷。」

  俏如來:「師尊要進攻魔世?」

  默蒼離:「是。」

  俏如來:「冥醫前輩不在,哪來的救命水。」

  默蒼離:「我有教過你,用思考代替發問。」

  俏如來:「從來就沒有救命水,是吧?」

  默蒼離:「有,但它救的不是自己的生命。」

  俏如來:「我終於想通霓霞之戰師尊是怎樣取得勝利的。霓霞之戰,不是十七勇士對

三萬大軍,而是一連串的犧牲之後最綿密的佈局。當那三萬大軍包圍那十七個人之時,就

是踏入陷阱的時候。那是一場……最無情無義的戰爭。」


  從逃到尾都是局,沒有險境,沒有以小搏大,十七人對三萬大軍不過是早就寫好的環

節,一如犧牲掉的三百里居民、一如五人血戰帝鬼、一如俏如來親手弒師。

  這就是當初溫皇掛保證的無情無義,什麼都可以利用,甚麼都可以犧牲。


  默蒼離:「你感覺殘忍?」

  俏如來:「雁王的小妹在霓霞之戰之後就在記載中消失,這是為什麼?」

  默蒼離:「用思考代替發問,你早有答案。」

  俏如來:「她是……最愛策天鳳的人啊。」

  默蒼離:「或者策天鳳並不愛她。」

  俏如來:「你也是……我最敬重的師尊啊。」

  默蒼離:「夠接近了。但還沒到底,還差一點。」


  這裡的「夠接近了。」指的是俏如來離真相的距離、還是俏如來與雁王之妹的相似程

度呢?抑或兩者皆是?


  「她是最愛策天鳳的人」與「你是我最敬重的師尊」何其相似,而默蒼離對於深愛他

、重視他的人從來就不吝於下重手,雁王小妹如此、杏花如此、俏如來也依然如此。


  但是,倘如真不愛,何必用「或者」呢?默蒼離從不在不重要處浪費時間,真不愛,

只消說:「策天鳳並不愛她。」便已足夠。


  ──俏如來:「我並不認為師尊有這麼難相處。」

  ──杏花:「那是因為你不知道過去的他……呃,算了。」


  ──溫皇:「因為你我是同一種人嗎?」

  ──默蒼離:「然而方向不同。」

  ──溫皇:「如果沒那個女人,會是不同的方向嗎?」


  出逃羽國後的教授必然是變了,所以他才會決定去死,才會開始想在死前找一個傳人

  在我的猜測裡,默蒼離其實有試圖逃避過墨家鉅子的責任,或者是挑戰過他自身孛星

的命格。


  那時在黑水城,大匠師是這麼說的:「魔世果然開啟了,天意、天意啊!既然要對抗

魔世,他的名字必然暴露。三個月、最多只有三個月……哼,自作自受,既然他狠心拋棄

一切,我也不需要替他擔憂。」

  「在那個人面前,從來就沒有什麼但是,只有該怎樣就怎樣。」

  「你要人轉交給我這封信,我會照你的意思去進行,但這只是因為魯家與你的淵源,

不代表我認同你的想法。羽國誌異……你的算計,不會這麼容易得逞。」


  猜測「狠心拋棄一切」大抵就是指策天鳳拋棄墨家鉅子的身分孤身入羽國。(「拋棄

」是指策天鳳變成默蒼離這件事的機會小很多,因為是在策天鳳變成默蒼離後才開始進行

墨家的傳承,而且「默蒼離」這個名字隱喻了「墨家」的身分。)


  大匠師對於默蒼離顯然是有怨的,並且對《羽國誌異》所圖謀導向的局面一清二楚;

而黑水城中的人更稱呼默蒼離為「那個人」,默蒼離當年應該有背棄過魯墨,或者坑害過

黑水城眾人。(也有可能「背棄」只是一種表像、設局的一環,但仍會造成傷害。)


  入羽國可能是一種試驗,一種與天爭的挑戰。

  但即便能王霸地說出:「天,還不是我的對手!」,默蒼離仍舊改變不了他身為孛星

的命格。


  「孛星」並不是《羽國誌異》裡虛構的假說,而是事實。

  默蒼離是這樣對杏花說的:「莫忘卻了,我在的地方就有戰禍,無論是哪裡,羽國、

中原,或者是……」

  杏花:「夠了!我不想要聽你這些鬼鬼怪怪的東西。」


  試驗的結果是孛星命格的不可違逆,強如默蒼離,依舊得認下這種既定的命格。

  所以默蒼離才會對俏如來的「天運」格外關注。

  ──當初溫皇那句「仁義之士才會得天疼惜。」當真是種隱喻。


  默蒼離與杏花狼狽出逃羽國,真正的原因恐怕便是孛星的身分,以及默蒼離利用羽國

達成自己試驗的事實。一將功成萬骨枯,對於王者,犧牲掉親妹雖會痛心,但未必是不可

接受的事情。


  而雁王小妹並不是默蒼離的徒弟,默蒼離是在離開羽國過後,才萌生死意、並決定在

死前收徒。所謂「你不是第一個被我放棄的徒弟」應該另有其人,恐怕便是在默蒼離未竟

話語中的引禍之地:「我在的地方就有戰禍,無論是哪裡,羽國、中原,或者是……」


  而那名徒弟想必已被玩死,所以見識過的杏花才會對俏如來的事情如此激動,認定默

蒼離會害死俏如來:「在你害死他之前,我寧願他死得明白。」


  離開羽國的策天鳳變了,他認了孛星之命,於是變成默蒼離。

  默蒼離厭倦犧牲、厭倦滿樹琉璃、也厭倦了自己的生命,於是他重新拾回了墨家鉅子

的責任,尋找傳人,傳承墨狂,但求一死。


  然而無論是策天鳳還是默蒼離,與溫皇都不是「同一種人」,從來不是。


  溫皇誠以待人,默蒼離滿口謊言;

  溫皇但問過程,默蒼離只求結果;

  溫皇殺父滅族遊戲人間,默蒼離卻背負墨家責任千年壓抑;

  溫皇只是作死,默蒼離卻是非死不可。


  而溫皇何其有幸,有著願意陪他一路走到黑的鳳蝶;默蒼離又何其不幸,有著必須親

手毀去的杏花和「那個女人」,以及永世不得翻身的孛星命格。



  說到溫皇,便不得不提起,默蒼離的話術實在是太過高明。

  對小王,採取氣勢上的全面壓制,使小王不敢輕舉妄動。小王這種人只要一有機會便

會見縫插針,默的強勢會讓小王有所忌憚。


  對帝鬼,挑釁、干擾,激怒帝鬼擾亂思考,透露自己對魔世的全盤了解,攻心為上,

並偽裝成野心家使帝鬼誤判局勢。


  而對於溫皇,則全然不同。

  默蒼離對溫皇的性格顯然了然於胸:「男人最受不了的就是挑釁。」


  所以默蒼離在和溫皇的對談中顯得相當溫和,毫不挑釁,當時甚至會覺得默蒼離落了

下風,而現在回頭看,實在高招。溫皇的性格就是愛玩,反正玩具有很多,你不和他開局

他就先去玩別人,等真的沒事幹了才會再跑回來砸場,對這種任性的傢伙,只要不引起他

的注意就好了。


  所以當溫皇提起想與默蒼離對局,意圖開啟魔世時,默蒼離如此回應:「就算魔世開

啟,就算天下人全死在我的面前,我也無所謂。因為,我們是同一種人。」

  現在看來,這完全是鬼扯。


  對於溫皇所講的每一句話,默蒼離都只是不置可否,所以最後溫皇只得笑笑說:「赤

羽面對我,還有誘敵以餌、彼此試探、攻守交關;而你卻是緊守重點,絲毫不肯透露破綻

。」


  但面對溫皇,默蒼離卻也無法信口開河刻意誤導,因為溫皇除了《羽國誌異》外,還

有更直接的考證:「是虛構或是事實,沒有眼見怎能為憑?為此我路過雲天關、彩虹橋、

星河之階,前往羽國,探詢這本書背後的歷史。」


  俏如來還要問雁王的小妹去了哪裡,而溫皇說不定早已見過雁王小妹其墳塚甚至其人

,既然都到了羽國,羽國所留下的史書、遺跡、故人便不可能毫無破綻。


  這也是為什麼我相信雁王小妹必有其人,同時她也是使默蒼離改變的轉捩點。

  除了溫皇的考證,冥醫對羽國誌異激烈的反應也表示,羽國誌異中必然含有有相當程

度的真實。


  而萬軍無兵策天鳳不會武功可能也是事實──在羽國眾人面前,策天鳳是「不會武」

的。

  如果策天鳳武功高強,開止戈劍陣便能一力降十會、擒殺敵軍主帥,還需要那些無情

無義的犧牲嗎?雁王所面對的敵人,豈有魔世般強大?策天鳳可能隱瞞了他武功高強的事

實,或者是當時受到某種限制所以不能用武(比如拋棄墨家鉅子的身分可能就不能使用止

戈流之類),而當策天鳳會武的真相被揭穿,便是被所有人痛恨追殺的開始。

  



  默蒼離:「萬雪夜、邪馬台笑、天海光流,我要動用所有能動用的戰力,進行這一戰

。」 

  默蒼離最後這句近乎自言自語的話語,大抵是給俏如來最後的警惕吧。

  ──俏如來,你若不能決斷,那接下來,便是最無情無義的霓霞之戰重演。




【先別管這個了,你聽過墨家嗎?】


  「諸位,在下默蒼離。」

  「我來自墨家,一個沉埋的兩千年的宗派,是現今墨家的鉅子、也是領導者。」


  「如各位所言,墨家雖然式微,但仍有不少教徒散離各處,他們自稱墨者,為了九界

的和平奮力奔走,至今不遺餘力。但是墨家會有團結的一天,墨者相信,那一天即將到來

。此戰過後,魔世將被驅逐、中原重回和平。蒼離希望有心的人,可以加入墨家的行伍之

中,成為墨者的一員,信奉兼愛非攻之理,共造一個太平盛世。」


  「如此,眾人聽從我的安排,準備一戰,驅趕魔世、還我河山。」


  教授在這個即將往自己身上潑汙水的時機點開始招生、抖出墨家,實在是詭異非常,

這幾乎等於往墨家潑汙水。

  實際上,教授的局絕對不只純粹「尋死」和「傳承」而已,這背後必然還有更大的圖

謀。

  對此,有幾個不負責任的猜測:


  (1)逼出墨者。

  默蒼離既然是墨家鉅子,那想必並非光棍司令,一如他所言,仍有許多其他的「墨者

」存在於九界。當初的默蒼離或者早已背離墨家,所以才會連魯家的大匠師都不諒解他,

並失去這些「墨者」的支持。而一旦墨家被他抹黑,這些墨者勢必得出來澄清。


  如此一來,出面的墨者為了挽回聲譽,也必須成為俏如來的助力,共同對抗魔世。


  而若俏如來成為新任墨家鉅子,這也是他收服墨者為己用的最佳時機──因為無論此

後墨家做了甚麼,都會因為默蒼離而遭人質疑,唯有透過俏如來,墨家才能洗刷汙名,於

是「墨家會有團結的一天」。

  (廢蒼生說過,墨狂兩千年來都在同一群人手上,而俏如來接手墨狂,應等同接手墨

家。)


  (2)替俏如來造勢,未來將由俏如來替墨家正名。

  俏如來的基礎支持尚不夠穩固,經默蒼離此次設局,「得到解藥」的俏如來聲望將如

日中天,甚至超越史豔文,成為之後俏如來統領大局滅亡魔世的重要基礎。


  而歷史從來是由勝利者所寫,戰後俏如來要替墨家正名並不困難──當初被坑害的眾

人早已幾乎死絕、成為英雄,真相如何,不過是「英雄」俏如來說了算。


  (3)徹底終結一切,毀掉魔世也「毀掉」墨家。

  墨家真正的使命唯有對抗魔世而已,根本從未在乎過什麼站在陽光之下成為英雄云云

,然而歷代墨家都只能封印魔世,默蒼離想要徹底根除一切,消滅魔世,讓墨家能從兩千

年來的責任與壓抑中解脫。


  兩千年,無論是對墨家還是魯家,都太過沉重。

  一旦魔世滅亡,墨家與魯家就不用再隱遁,甚至連存在與否都不再重要,所有的人都

能毫無顧忌地走在陽光底下。


  這便是默蒼離與杏花對話中的真正意義:「揹負始帝與先人的契約,墨家沉寂了兩千

年。兩千年,實在太久了。墨家渴望太陽,渴望證明自己的經世之能。墨家鉅子是一種

身份,也是一種責任。」




【往往那些覺得自家小孩考試分數很低的家長們自己去寫考卷也未必能及格呢(誤)】


  史豔文:「看來魔軍並沒有趁機前來攻打鎮魔龍脈。」

  默蒼離:「讓你白跑一趟了。」

  史豔文:「進攻魔殿、撤守天擎峽,埋伏在鎮魔龍脈進行最後的決戰,這誘攻之計已

被帝鬼識破,看來前番大戰讓他變得更加謹慎。」

  默蒼離:「這一次失敗,那就再來一次,我總會有讓帝鬼陷入局中的方法。」

  史豔文:「嗯……」

  默蒼離:「你有疑慮之處?」

  史豔文:「帝鬼既然沒來,豔文擔憂進攻魔殿的眾人是否會遭遇危險。」

  默蒼離:「魔世的精銳遭受重創,進攻魔殿就算失敗,也不導致全軍覆沒。我更相信

,帝鬼已經離開鬼祭貪魔殿,保留實力,避免正面的決戰。」

  ──別再思考,你會害我不能呼吸!

  

  當年俏如來殘暴的小考是這樣的:

  ──俏如來:「但是徒兒仍然憂心叔父與堂妹,他們拒絕回到中原,現在又下落不明

。」

  ──默蒼離:「藏鏡人若死,苗王必然示眾藉此擾亂你的心。他非是易與之輩,想殺

他並不容易。」

  ──俏如來:「可是……」

  ──默蒼離:「你還擔心銀燕、擔心劍無極、擔心其他的人。那邊,將你要擔心的人

事物,都去那邊擔心完畢,再來與我交談。」

  ──俏如來:「不用,徒兒明白。」QAQ


  教授對學生家長真的客氣許多。



  史豔文:「北競王見過帝鬼,這兩人之間是否有所勾結實難預料,這一點豔文認為必

須提醒先生。」

  默蒼離:「北競王見過帝鬼?」

  史豔文:「此人深沉多智,他所追尋的是他最大的利益,雖然名為替我拖延帝鬼,但

豔文相信他絕非如此簡單。如果他包藏禍心,只怕局面會有所改變。」

  默蒼離:「如你所言,他所追求的是最大的利益,那那個利益會是甚麼?背叛中原和

魔世聯合,剿滅龍虎山寨撼天闕的勢力之後再來面對魔世,這會是他最大的利益嗎?」

  ──別再思考了,那愚蠢的氣息又浮現了。



  史豔文:「如果這不是他最大的利益,那背後就有更為可怕的算計,先生務須提防。

  默蒼離:「你不用擔心我。另外那件事情,進行得如何?」

  史豔文:「還沒頭緒。」

  默蒼離:「瞞不了多久了,必須加速進行。」

  史豔文:「雖無頭緒,但豔文心中已有了一個新的方向。」

  史爸你太有勇氣了,居然敢和教授說你學期快結束論文連大綱都還沒有生出來,只有

一個新的方向。倘若是俏如來,現在大概已經用墨狂自盡了。



  默蒼離:「最後,還有一個至關緊要的問題:史豔文,假使帝鬼今日果真帶著小空前

來進攻鎮魔龍脈,你是否真做好了殺他的準備?」

  史豔文:……


  史爸,你終於明白精忠這個碩班有多難唸了吧。ˊ_>ˋ

  模範資優生如俏如來會哭著說不想上學絕對不是沒有道理的。(誤)


  默蒼離:「只要有小空在,就殺不了帝鬼。如果帝鬼讓小空斷後,你真能毫不容情、

重演一次對戰炎魔的魄力嗎?如果不能,那最後的決戰你就不能再是對上小空的戰力考量

。」

  到這種時候才問這個問題,默蒼離根本打從一開始就知道帝鬼不會來。

  算無遺策的教授會錯估帝鬼和小王嗎?不可能。

  小王與帝鬼的合作是默蒼離計畫的一環,小王不來「揭開真相」,這局便無以為繼。


  所以在鎮魔柱擺出這個陣勢的目的只有一個:讓史豔文下定決心對小空動手。


  當初可以做到拿小空去補牆,可現在呢?對心懷愧疚、好不容易失而復得、在滅卻之

陣中喊出「爹親、銀燕」顯然還有機會挽回的親子,史豔文依舊下得了手嗎?



  默蒼離:「你可以不用親手進行這件事情,放手,讓其他人去做吧。」

  如此說法不過是種逼壓,逼迫史豔文下定決心應下這個任務。

  所謂正道人士就是抖M,和他們說這對你來說太勉強了我們換別人吧,正道人士就會

搶著去做。


  史豔文:「豔文不會輕易放棄,但逼不得已之時……我沒讓銀燕來此助戰,已經是表

明立場了。」


  默蒼離:「保全小空是自私;袖手旁觀,是將史家人的禍患交給別人處理,也是自私

;縱然大義滅親,仍是將史家人的責任強加於小空的身上,這也是自私。不管怎樣做,也

是擺脫不了受人質疑的惡名,這就是你史豔文的悲哀。」

  這對應了當初默蒼離所言,「史豔文太仁」,然而也「只有史豔文可以成為史豔文」

  而「惡名」,或者也是默蒼離對自己的嘲諷,無論他如何做,都擺脫不了天降孛星的

惡名。到底,也只有默蒼離可以成為默蒼離。


  像默蒼離這樣的人物,可一不可再。



  史豔文:「我只希望這份悲哀,到豔文為止。願史家後代不用再背負這沉重的責任。

  默蒼離:「太遲了。因為他不再是你的兒子,而是我的徒兒。」

  而今,俏如來已然不存,徒留背負史家人之名的「史精忠」。




【恭賀!競日孤鳴榮獲《教授設局中最好用最聽話最容易欺負棋子獎》】


  小王:「而孤王,要去殺默蒼離了。」

  看出默蒼離將死的小王,拿默蒼離的命去呼攏帝鬼做無本生意,然後興沖沖找教授補

刀去了。

  在話與權上被默蒼離全盤壓制的小王其實並不敢真的去干涉甚麼,評估後認為跟著默

蒼離走就算暫時沒肉吃也有湯喝,況且默蒼離又是個短命鬼,默蒼離掛掉就換他吃肉了,

所以他決定照默蒼離的計畫送教授上路。(小王,等溫皇睡飽起來找玩具你就知道死了。


  而實際上,是默蒼離選擇了小王,一如小王所言:「孤王,絕對是他最好的合作對象

。」

  小王有足夠的能力看出默蒼離的計畫進而做出因應,卻沒有足夠的能耐破壞默蒼離的

格局造出自己的勢,有哪個棋子能比小王好用?


  所以只要默蒼離還在場上,小王就注定悲劇,最多只能在自家欺負蒼狼和女暴君,然

後詐欺帝鬼。(所謂詐欺:利用他人之無知使其蒙受損失。)


  只有默蒼離分給他的,才是他的;默蒼離不給的,他不能搶。XDDDDDD



  當史爸說出小王見過帝鬼、默蒼離閉上眼的那刻,默蒼離便知道終局已經到來。



  默蒼離:「傷勢好了不少。」

  默蒼離開場是難得的溫柔語氣。


  俏如來:「是。」

  默蒼離:「想通了嗎?

  默蒼離:「你是想不通、還是不願想通?」

  ──『你的見識只有如此,你是說不清、還是說不出口?最大的重點在哪裡?說不出

來,你就從這裡跳下,不用跟隨我了。』


  俏如來:「或者……都有。」

  默蒼離:「當你猶豫的時候,時間已經消逝。俏如來,你還沒決斷的勇氣嗎?」



  俏如來:「嗯,是進攻鬼祭貪魔殿的與苗兵,怎麼回來了?」

  邪馬台笑:「俏如來,不好了,苗軍都撤退了。」

  俏如來:「啊?」

  邪馬台笑:「我擔心魔世反攻,但不知道要怎麼做,所以先跟眾人回來。萬雪夜和光

流還留在魔殿,觀察魔兵的動向。」

  俏如來:「怎會如此?師尊……」

  中原群俠:「蒼離先生啊,不好了、不好了啊!」

  默蒼離:「怎樣了?」

  中原群俠:「我們已經攻下鬼祭貪魔殿,沒遇到魔世的大軍,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苗

兵、苗兵都撤退了!」

  這個細節很細膩,此時的群俠信任默蒼離遠勝於俏如來,回報俏如來情況的只有邪馬

台笑。而俏如來遇事也依舊習慣直接向身邊的長者求援,而非自己解決困境。



  俏如來:「師尊,難道北競王真的與帝鬼勾結……」

  中原群俠:「蒼離先生啊,這到底是怎樣一回事啊?」


  俏如來:「北競王,是你!你為何讓苗軍撤退?」

  小王:「俏如來,你還在被你的師尊所蒙蔽嗎?」

  默蒼離:「王爺率軍前來,是要趁機侵略中原嗎?」

  默蒼離依舊一口一句「王爺」,完全故意戳小王痛處。XDDDDD



  小王:「侵略?錯了,孤王今日前來是為了避免苗軍無辜的傷亡,還有拯救你們,不

被這個偽君子默蒼離蒙蔽欺瞞。」

  默蒼離:「我是偽君子?」

  ──默的反問聲音沉冷,十足譏誚的意味。

  除了岳不群,有誰能比北競王更擔得起偽君子一詞呢?



  小王:「難道不是嗎?你的所作所為瞞得過普通人、瞞得過史豔文與俏如來,但孤王

卻是一清二楚啊。」

  小王:「喔?你們這次進攻鬼祭貪魔殿所喝下的救命水是否有發揮功效呢?」

  小王:「諸位受到默蒼離的救命水所感召的中原群俠,你們可知你們喝下的救命水不

但不是神丹妙藥,而且,還是毒藥。中古大娘,你來解釋吧。」


  這裡最大的關鍵是:小王得到了亡命水。

  亡命水是毒藥,卻更是關鍵時刻扭轉戰局的最大武器。

  默蒼離能從一開始就將帝鬼往死裡坑,除了智計過人,亡命水也是他局中不可或缺的

關鍵。

  而小王智計不差,苗疆更從來不缺死士,得亡命水,小王幾乎等於已得半壁江山。

  蒼狼尚且稚嫩,撼天闕別說聽過「救命水」了,他連默蒼離也不識;這局,小王早已

制霸全場。

  猜想日後蒼狼和撼天闕就是俏如來布局苗疆的籌碼,俏如來會在此用另一種方式、屬

於俏如來的方式,去複製當初默蒼離電爆小王的成功。



  中古大娘:「你們所喝的救命水其實原名叫做亡命水,是一種會刺激身體恢復的藥物

,但是卻會造成很嚴重的後遺症,你們看──」(抬出飲用亡命水後發病的苗兵)

  中古大娘:「這就是飲用亡命水的下場,這個症狀是否也曾發生在你們眾人之中?」


  俏如來:「且慢,你無法證明這是救命水造成的後遺症……」

  小王:「俏如來,你真如此愚昧、還是在為你的師尊欺瞞呢?你忘卻在第一次大戰之

後,可是有不少的苗兵和群俠也有出現同樣的病症。」

  中原群俠:「確實有這回事呢!俏如來還因此跟他的師尊吵架,蒼離先生啊還因為這

樣離開戰場三天。」

  俏如來:啊!是我……先懷疑師尊……



  小王:「為了隱瞞亡命水的毒性,他還做了一件令人髮指的事情,就是將傷兵集合在

葬骨嶺,引誘魔世進攻,再引導天允山的毒氣到葬骨嶺,將所有的傷患一併滅口;甚至連

冥醫也因為不願意再為他製造亡命水而被他所殺啊。」


  小王:「諸位有看過羽國誌異這本書嗎?書中記載的陰謀家策天鳳,就是他默蒼離。

他是孛星,所到之處必會引來戰火,他在羽國奪權失敗之後便企圖染指中原,收了俏如來

為徒。」

  小王:「來自墨家的智者,墨字默也,孤鴻鳳也,無言離開羽國的墨家智者,不正是

孤鴻寄語默蒼離?從他自羽國踏入中原之後,先是西劍流之亂、後來又是魔世之亂,他在

的地方就是戰火狼煙不斷啊。」


  小王:「請問先生,冥醫去了哪裡了?」



  默蒼離:「太差了,你的話術仍是不及格。如果你想提升自己的口才,毒啞自己,才

是最快的方法。我可以說,冥醫是被你滅口,也可以說,你與魔世掛勾,我可以說,救命

水的藥方是冥醫與你身邊那名女人所研製的,也可以說,是你暗中下毒,我更可以推拖我

對後遺症毫不知情,而葬骨嶺的毒氣,更是你所釋放的。」

  如默蒼離所說,小王所言全無關鍵性的證據,只要默蒼離想,便有無數託辭可脫身。

  然而實際上小王本來就不需要準備多有說服力的證據:因為默蒼離本來就是要死的。


  小王:「這就是你的解釋?」

  小王春風得意的笑容完全僵硬了。

  我想,小王大概有一瞬間懷疑自己猜錯默蒼離的布局而冷汗直流、心都涼了。


  教授對小王真的超惡劣,到了這種時候還是要噹他,小王就是個不得教授緣的孩子。

  要說教授生平最討厭的三樣東西,大概就是:蟑螂、蚊子、北競王。

  小王以後大概一輩子都對綠色的東西有陰影吧。


  默蒼離:「不需要。我的回應、只有一句:我有解藥。」

  ──『不須一招,只要一句。』

  何其耳熟的一句話,小王,你當初用這句讓帝鬼落漆,現在教授就用這句讓你落漆啦


  而「我有解藥」實在太過高明。

  一句話,讓所有人噤聲,讓所有人恐慌,讓俏如來成為唯一的、最後的、最直接的、

最崇高的救世主。


  俏如來推翻了用兵如神但心懷不軌的大陰謀家默蒼離,智計必是更勝一籌;而除了擊

退西劍流、網中人這樣間接的聲譽(而且當初場上仍有溫皇、藏豔文,非是俏如來主場)

,俏如來更直接「救了」那些被救命水吸引出來當英雄的眾俠士性命。

  此後,俏如來的聲勢如日中天,恐怕更勝史豔文。



  默蒼離:「所有喝過救命水的人聽著,若不想變作跟那個人同樣模樣,唯有我有解藥

。」

  默蒼離:「現在你們應該清楚,該站哪一邊。」


  俏如來:「諸位……啊、啊!」

  俏如來:「原來、如此……為什麼、為什麼……」

  至此,俏如來終於想通。


  默蒼離:「對抗魔世需要我,你們只能追隨我。」

  默蒼離:「給你們一天的時間考慮,你們應該追隨的對象。」


  默蒼離:「王爺想在此殺我嗎?」

  小王:「現在還不是時機,孤王可以等你自取滅亡。喝過救命水的苗兵,要與孤王回

苗疆、或者留在中原,一任隨意,但孤王絕不會再派援兵助你。走吧。」

  小王縱使被默蒼離壓制,但仍是贏家。

  派往中原的苗兵本就是棄子,不值一提。


  默蒼離死、俏如來尚不足為懼,魔世重創,藉由衰弱的魔世可以使軍長為他效忠,他

又能以默蒼離之死和幽靈魔刀哄騙帝鬼替他應付撼天闕,只要羅碧和千雪不自黃泉歸、溫

皇尚未睡飽,小王就是能笑到最後的人生勝利組。

 

  而我相信,春風得意的小王,就是苗疆三傑能夠和好如初的烽火關鍵。(喂)

  只有小王,才能讓我們看見真正的苗疆三傑。

  三傑不復出,小王不能亡!



  默蒼離:「這一天的時間,你們好好盤算,是要跟隨我對抗魔世、成為英雄,還是讓

魔世入侵,然後,自已比死更慘。」

  ──一天的時間,讓群俠向俏投誠,這也是給俏如來、最後決斷的時間。



  俏如來:「諸位,給俏如來……一點時間、讓俏如來解決。」

  中原群俠:「俏如來啊,現在我們只能依靠你了,你要大義滅親啊!」

  俏如來:「大義滅親、大義滅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俏如來笑得讓人心都快碎了。

  大義滅親、大義滅親,為了誰的義?滅了誰的親?

  此時無比認同雪山銀燕的那句話:「史家人不欠你們甚麼!」


  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史豔文和史家人就是鍾無艷啊。



  獨眼龍:「俏如來,外面紛擾吵雜,發生何事了?」

  俏如來:「獨眼龍前輩……你認為,俏如來不該去救你嗎?」

  獨眼龍:「你有責任,不該冒險。」

  俏如來:「責任……責任、是啊,到底是甚麼責任?為什麼、是我要承擔責任?」

  如果連被他所救的獨眼龍都否定了他的救援,那麼、這一切到底還有何意義?

  憑甚麼、這一切要由他來扛?



  俏如來:「諸位……讓我、休息一下……」

  邪馬台笑:「我知道你現在心情很複雜,但是現在軍心渙散,如果魔軍趁勢攻來,我

們守不住天擎峽,鎮魔柱就會被他們長驅直入。」

  邪馬台笑:「俏如來、俏如來啊──」

  俏如來:「邪馬台壯士,你不用擔心,我很冷靜。我這一生中,從未像今天這般的…

…冷靜。」



  口白:「坐在高峰之上的俏如來,獨自沉思,雖是思緒澎湃,但思路、卻是前所未有

的清明,過往所迷惘的一切,逐漸貫穿。」


  ──現在,各有男女老幼十個人染上惡疾,但你的手上只有七粒藥丸,你要怎樣救?

  

  ──你拜我為師,我為你鑄智、鑄計……但最重要的一項東西、你還沒學得。


  ──師尊,救命水到底是甚麼?

  ──救命的水、救你、救中原其他的人。

  ──其他的人?那這些俠客……

  ──他們選擇了成為英雄。


  ──俏如來願相信有更好的辦法。

  ──是,確實有更好的方法。

  ──啊?!

  ──你有想到了嗎?那個更好的方法,假使你想到了,你就可以阻止我。

  ──徒兒還沒……

  ──那這三百里的居民,便是因為你的無能而死。


  ──你要漸漸習慣,不再掌握權力的感覺。

  ──俏如來從來不想掌握權力。

  ──那你該更好好學習,如何取得權力。


  口白:原來自己早已明白、原來自己只是逃避,逃避這一局最終的結果,逃避自己、

原來早已無可的選擇。


  俏如來:「還有一點……還有一點我想不通,到底是為什麼?」

  俏如來:「師尊,徒兒是不是讓你失望了?」

  其實默蒼離從一開始就相信俏如來不會讓他失望,俏如來自盡從來就不是他考慮過的

選項;再加上默蒼離對於「天運」既有的強烈心結,他潛意識裡一直認為俏如來是不會死

的。

  默蒼離雖然謊話總是信手拈來,但當溫皇說:「你果真是俏如來的最佳導師。」

  默蒼離的回應是真心:「該說俏如來會是默蒼離最好的徒兒。」


  縱使他在對戰帝鬼後問出了:「俏如來,你還活著嗎?」

  在知曉俏如來未死後,也只不過是輕飄飄的一句:「他果然有超越常人的天運。」


  早在止戈開陣、教授掛上自身琉璃的剎那,教授就全梭了,壓上身家、壓上自己的命

、也壓上杏花的命。



  中原群俠:「拜託你、拜託你啦,替我們想辦法取得解藥……」

  俏如來:「解藥……」

  中原群俠:「解藥喔,一定是在默蒼離的身上,我們沒他的法度,但是你不同,你領

導中原擊退西劍流,又打贏之前的靈界大戰,我們啊,一直都很信任你。」 


  俏如來:「是啊,我一直明白你們的信任。」

  無比淒涼的一句話。

  群眾到底是一個甚麼樣的存在呢,對於任何事物,我們所能看見的都只有冰山一角;

失去觀眾所擁有的上帝視角,我們都只是劇中那個說著俏如來我們一直都很信任你的中原

群俠。

  公道從來不在人心,很多事即使蓋棺都不能論定。


  俏如來:「我會取回解藥。」

  俏如來,面對這樣的眾生相,你真能做到「願墮三途滅千魔」嗎?

  還是願墮三途、成千魔?

  路,還很長。




【封邪之塔和神魔之塔一樣只是個坑人的遊戲。】


  黑水城眾:「大匠師,那個人交辦的那件事情……」

  大匠師:「怎樣?」

  黑水城眾:「已經到了極限。你也知道,鎮魔龍脈已經斷了,所以……」

  大匠師:「還能維持多久?」

  黑水城眾:「已經有請機匠師去看過了,他說最多三天,所以要請你去參詳一下,一

起討論。」

  大匠師:「三天……嗯,終於還是到了極限了嗎?好吧,小玉啊。妳嫌無聊,找沒人

陪,那阿公就帶妳去看一項東西。」

  小玉:「甚麼東西啊?」

  大匠師:「魯家人的驕傲啊。」


  鎮國龍脈已斷,封邪之塔只是一個騙局,這招實在太漂亮了!

  完美的解釋了史豔文之前的不在線上,留出逼迫俏如來一夜長大的空間,強化魔世的

威脅程度,合理化教授不斷下重手毫無轉圜、急迫的三月之限,並徹底展現出魯家機關匠

術之能。


  期待機匠師的出現。

  等著看魯家的機關能展現到甚麼程度。

  (道具組:◢▆▅▄▃崩╰(〒皿〒)╯潰-▃▄▅▆◣)




【其他。沒力氣了所以教授以外通通是其他。】


  其實前面有兩揍看得很爽,只是後面太痛被掩蓋掉了。


  一是帝鬼爆揍小王,把小王轟出鬼祭貪魔殿。即使是作戲還是很爽啊。

  這就像是現在回頭去看當初炎魔直接把溫皇枯血荒魂斷脈一樣的熱血沸騰。

  翻開《溫皇列傳》,能這樣直接暴力鎮壓溫皇、弄死他一隻替命蠱,炎魔你這輩子值

了。


  二是史爸痛揍銀燕,老杯教訓兒子,天經地義。(喂)

  等這麼久,終於等到銀燕被揍了。

  實在是天道好還如寄,人心公論難違,公平正義不死,大快人心好過年啊。(不要鬼

扯)



  然後,帝鬼和天闕這兩個一不識北競王一不識默蒼離總是狀況外武力值佔總團體95%

以上的傢伙果然是意氣相投的好朋友。

  撼天闕:「你們不過來,我就要過去了。」

  撼天闕:「有點意思了。」


  想沒多少集之前,帝鬼也曾意氣風發地說著:「你們不過來,朕就要過去了。」^_^

  還不忘勉勵:「你們,還需要更努力。」(拍拍)


  回首全是錦繡,眼前一片廢墟,如此惆悵實在難以言喻。


  看帝鬼一心一意的期待妖神將快點孵出來,更是替他感到憂傷。

  這大概就是《蘭花草》中屬於帝鬼的少女情懷吧。http://ppt.cc/jzIr


  我從魔世來,帶著蜘蛛繭;

  種在貪魔殿,希望繭開早。

  一日看三回,看得七先烈;

  魔繭卻依然,苞也無一個。


  結果最後孵出來網中人啥也不記得、還附帶一隻破壞力爆表超失控的黑白郎君,弄不

好蜘蛛沒有印痕作用(要是有印痕作用然後網中人第一眼看到的是殺生鬼言這下事情就大

條了),帝鬼到時候大概連哭都哭不出來。ˊ_>ˋ


  

  ──「三尊。」

  ──「喂喂,說幾次了,別這樣叫我,叫得好像我是三個人一樣。」

  ──「這通道、已經縮得太小了。」

  ──「嗯所以呢?怎樣?你想要換一條比較寬的喔?」

  ──「朕……想死。」


【段子】钻石王老五在哪里?

还珠楼主温皇和藏镜人喝茶聊天,说起凤蝶和无心的婚事,都不由自主叹了口气。
温皇命酆都月去整理一下现有资源,做成PPT汇报。

于是有了下面的PPT: 

(图片好像被缩的很小,还没有查看大图的按键?)

那我发两个链接吧,看不清的点击链接

https://wx3.sinaimg.cn/mw1024/55c841f3gy1fx0utsjsx8j20zk0k0wim.jpg

https://wx3.sinaimg.cn/mw1024/55c841f3gy1fx0rfliumaj20zk0k077x.jpg






【教师节快乐】


老师们其实不求什么回报,只希望你将来闯出祸来,不要把为师说出来就行!


2018.9.10

【默雁、默俏】庭院深深(一)

一聊天就产生狗血脑洞……

这是一个封建社会大宅门的狗血生子故事……远目


图片链接

石墨文档


上官红杏《庭院深深》大奶奶 剧照!完全没有违和感呀!!

偶主: @圣地的死者  感谢基友激情拍照!







【KUSO】金光童话

嘿嘿嘿,来,数一数,有多少个童话故事?

圖片鏈接

--------------

从前有一个国家,叫做羽国。羽国是一个非常富饶美丽的国度。

国王和王后很多年没有孩子,忽然有一天,王后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只红色的大雁飞进怀里,后来就怀孕了,生下一个漂亮的小王子。

他的头发像红玛瑙那样艳丽,他的皮肤像雪一样洁白,他的眼睛像金子似的发光。

他们很爱他,给他起名叫做白雪公主,不,是叫“上官鸿信”。

他一直天真无邪、快乐的长到了十五岁。

然而遗憾的是,王后得了一场重病,离开了人世。

 

国王为了照顾小王子,很快给他找了一个后妈,名叫策天凤。

这个后妈十分的美貌和精明能干,他还带了一个拖油瓶,也长得貌美如花,娇俏可人,花名叫做俏如来。

策天凤和俏如来入主皇宫没多久,就把国王架空了,内务库的钱财尽管他们花,甚至连前朝的政务,他们也一一插手。

过了不久,国王也死了!到底是正常死亡,还是被后妈和继子害死的,就不得而知了。

 

可怜了小王子上官鸿信,被他们派去厨房里做最低等的奴役,每天在灰堆里打滚,整个儿人都灰扑扑的,被人叫做“灰王子”。

 

策天凤其实是一个自恋的巫师,他有一面有魔力的镜子,天天对着镜子照啊照啊照不完。

每天一大早起床,他都要对着镜子骚姿弄首,摆个极其妖娆的pose问,“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魔镜说,“是你啊,我的女王!啊呸,我的陛下。”

策天凤得意了这么多年,直到有一天,他又对着镜子问,“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魔镜在他手上滴溜溜转个不停。

魔镜是个老实的魔镜,它不能说谎。但是它知道,这次如果它说实话,它就要遭殃!

它转了半天,也没有想出解决方法。

策天凤不耐烦的给了它一巴掌,把它定住,”快说,别逼我砸了你!”

魔镜委屈道,“女王啊,啊呸,陛下啊,以前你一直都是全世界最聪明的人,但是现在呢……有一个更聪明的人出现了,他……他就是灰王子啊~”

策天凤一听,气得把镜子摔到了地上。

魔镜四仰八叉躺在地上,无泪可流,说好的不砸我呢?

策天凤披挂上阵,全副武装,手提墨狂,气势汹汹准备去干掉“灰王子”上官鸿信。

 

上官鸿信在厨房里,由于食物丰富,跟很多小动物交上了朋友。

方才落在策天凤窗外的鸽子听见了策天凤跟魔镜的对话,连忙飞到了上官身边,告诉他快些逃走。

于是上官鸿信包袱款款,匆忙出逃!

 

他跑啊跑啊,跑过了小溪,跑过了森林,跑到了一座山脚下,山脚下立了一块碑,上面写着“神蛊峰”。

山上云雾缭绕,如仙境一般。他爬到山上,有一座巍峨高耸的城堡。

诡异的是,城堡里的一切似乎都是静止的,藤蔓爬满了墙壁,小兔子静静的蹲在角落,仆从端着一盘腐烂的菜肴,像个雕塑一样站着不动。怎么到处都没有活人呢?

上官鸿信非常好奇,他一间房间一间房间的走过去,直到看见最大的房间里,有一个木质的轮椅,轮椅上躺着一个人!

啊,他好像萧瑟荒野、荆棘丛生里的一株月光下的蓝玫瑰,连最骄傲美丽的孔雀在他面前都自惭形秽。

上官鸿信情不自禁走到他的面前,低头亲吻了一下他柔软的嘴唇。

 

整个儿城堡忽然震动起来!遮天蔽日的藤蔓像章鱼的触手碰到了火炭,缩了回去。

阳光照射了进来。僵硬的“雕塑”们,眼珠活动了!

上官鸿信吓得魂不附体,以为自己闯了大祸,连忙逃走,匆忙间掉落了他最心爱的宝贝,先王和母后留给他的断云石。

 

过了几天,江湖上传出一个消息。

神蛊峰的主人,拥有巨额财富的神蛊温皇,在寻找“断云石”的主人。

 

消息便传到了羽国。

羽国的现任国王策天凤拿出魔镜一占卜,哈哈哈哈哈哈,得意的笑起来。

原来,断云石正是他遍寻不到,羽国王室的家传宝物。

 

神蛊温皇有强大的情报网,也得出了这个结论,并且听说羽国现任的王子年轻貌美,正值婚龄。于是他带着断云石上门求娶。

 

俏如来和神蛊温皇一见面,两个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仿如闪电遇到避雷针,两人都打了个抖,心砰砰的几乎要从嘴巴里跳出来!

很快,两个人便决定在海上举行盛大的婚礼,准备去冰岛度蜜月。

 

上官鸿信从神蛊峰跑掉之后,发现自己丢失了断云石,伤心欲绝。

他在东瀛海边遇到一个阴阳师柴田道末,把自己的经历讲给了他听!

柴田道末用术法帮他一测,原来是这么回事,就告诉了他。

 

上官鸿信听了,气得肺像牛蛙一样要爆炸!明明是他救了神蛊温皇,明明断云石是他的,怎么最后成了堡主与假王子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呢?这特么是童话吗?一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啊!

 

柴田道末十分同情他,给他出主意,“这样吧,你拿一件你身上最珍贵的宝物跟我交换,我帮你施法,让他们翻船,谁要是救了神蛊温皇,谁就会变成睡美人!而俏如来,嘿嘿嘿嘿……”他在上官鸿信耳边说悄悄话。

上官鸿信嘴边露出一抹蒙娜丽莎式的微笑。

 

这一天,天人之姿的神蛊温皇和沉鱼落雁的俏如来,在泰坦尼克号上举行隆重的婚礼,各国的元首、首脑都纷纷来观赏天作之合。

忽然之间,天空劈下一道闪电,将大船击穿折断成两半!

船上的人们鬼哭狼嚎,四下奔逃,说好的永不沉没呢?都是骗人的啊!

神蛊温皇和俏如来都是旱鸭子,穿着厚重的礼服,掉进了水里,很快衣服就吸水变得越来越重,两人沉入了海底。

地上的人们都不知道,海底其实也有一个王国,叫做“海境”。

就是传说中的龙宫。

龙宫里住着一群美人鱼、章鱼、鹅、咸鱼、鳌、龙……各种生物。

 

美人鱼和龙王,正在举行舞会,忽然发生海啸,搅得大家没法好好party。龙王,不,鳞王的爱妃鲛人欲星移表示不开心,他决定出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结果一出门就被神蛊温皇砸晕了,从此成了植物鱼。而神蛊温皇倒是得救了。

再说俏如来,他掉进海里的一瞬间,变成了一只青蛙!

 

俏如来蛙在海里蹦来蹦去,正好进了御膳房,险险被逮住做成泡椒田鸡,好在御膳房的管事一只咸鱼鹅,实在太咸了,懒得动手,总算让他死里逃生。

 

再说,上官鸿信,他来到了海境,希望能找回他的断云石。

鳞王十分好客,看他气度非凡,不似平民,想要试探他的身份,于是让人给他准备了卧房,给他垫了十二层的床垫,在最下面放了一颗豌豆。

第二天,鳞王问,“你昨晚睡得好吗?”

上官鸿信回道,“唉,睡得一点都不好,床垫下面肯定有什么东西,硌的一夜睡不着。”

鳞王暗暗倒抽一口冷气,这么矫情的王子想必是真王子无疑了。

我那十几个废柴儿子,一个都找不到对象,如今有个王子送上门,必定不能放过!

于是鳞王要求上官鸿信嫁给他的儿子,十几个儿子随他选。

 

上官鸿信因为见过神蛊温皇,那惊鸿一瞥,爱意已经深深植入他的心底,所以他无论如何不肯屈从。

鳞王大怒,命令手下将他关入高塔。

高塔没有门,只有在最上面有一个窗户。

可怜的上官鸿信孤零零的被囚禁在塔里,泪眼婆娑坐在窗边眺望远方。

 

神蛊温皇在海境游来逛去,四处找不到俏如来,结果发现了这座高塔。

只见高塔上,端坐着一个美人,他忧郁的眼神迷离空洞,红珊瑚色的长发一直垂到地上。

神蛊温皇看呆了,站在塔下,拽了拽他的头发。

上官鸿信这才发觉塔下的神蛊温皇,大喜过望。

神蛊温皇于是攀着他的长发爬到了塔里,两个人幸福的OOXX起来。

从此,神蛊峰主人和王子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番外1

 

上官鸿信给了柴田道末他最宝贵的东西,是他从小就不离身的魔力吹风机,只要一吹,人就会装逼如风,魅力四射。

柴田道末暗恋主公胧三郎已久,苦于自惭形秽,不敢表白,有了魔力吹风机,他变得自信了,牛逼了,连主公也敢按倒强上了。

从此,主公和阴阳师也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番外2

俏如来蛙成了一只旅行青蛙,时常给策天凤邮寄明信片。

有一天,他误打误撞,进了一个阴森的宫殿,宫殿里有一只美貌的章鱼。

章鱼一个人很孤单,就跟俏如来蛙成了朋友,两个人愉快的交换美妆推荐。

忽然,宫殿的大门被推开了,章鱼慌慌张张的让俏如来蛙藏起来。

他告诉俏如来蛙,这是宫殿的主人,是一只鳌,很可怕的怪兽。

他是因为父亲误入怪兽的领地被囚禁,而自动来交换父亲的。

如果让他发现俏如来蛙,恐怕也要被抓起来。

 

俏如来蛙战战兢兢躲在床下。结果……发现他们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

每天都在OOXX秀恩爱,闪瞎眼!

果然,闺蜜都是拿来坑的。

于是俏如来蛙收拾好包袱,偷了他们很多财宝,再次踏上了旅途。


【苍俏】芙蓉帐暖度春宵

有糖有刀有肉,有OOC!!

-----------

“王上,夜深了,该歇了。”俏如来站在苍越孤鸣身后,环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道。

苍越孤鸣“嗯”了一声,放下手中蘸了朱砂的毛笔,推开书案前的一摞公文,冷不防将俏如来一把拉过来坐在自己的腿上。

两人双目对望,含情脉脉,没有一句话,却尽在不言中。

苍越孤鸣的手慢慢环紧他的腰身,将脸贴在他的胸口轻轻磨蹭着,呼吸逐渐急促起来。

俏如来抚摸着他的发辫,一边帮他拆解头上的发饰。

“回房去……”俏如来羞涩道。

 

苍越孤鸣抱着他站起身来,俏如来连忙搂住他的脖子稳住身形,轻叫,“哎,我自己走……”

苍狼眉眼含笑望着他,并不肯将他放下,径直走进寝宫。


图片链接  OR  点我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