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呼仔

布袋戏自动产粮机,每次请投币(红心蓝手)
18岁以下禁止入内

【段子】钻石王老五在哪里?

还珠楼主温皇和藏镜人喝茶聊天,说起凤蝶和无心的婚事,都不由自主叹了口气。
温皇命酆都月去整理一下现有资源,做成PPT汇报。

于是有了下面的PPT: 

(图片好像被缩的很小,还没有查看大图的按键?)

那我发两个链接吧,看不清的点击链接

https://wx3.sinaimg.cn/mw1024/55c841f3gy1fx0utsjsx8j20zk0k0wim.jpg

https://wx3.sinaimg.cn/mw1024/55c841f3gy1fx0rfliumaj20zk0k077x.jpg






【教师节快乐】

老师们其实不求什么回报,只希望你将来闯出祸来,不要把为师说出来就行!

2018.9.10

【默雁、默俏】庭院深深(一)

一聊天就产生狗血脑洞……

这是一个封建社会大宅门的狗血生子故事……远目


点我吃雷


上官红杏《庭院深深》大奶奶 剧照!完全没有违和感呀!!

偶主: @圣地的死者  感谢基友激情拍照!







【KUSO】金光童话

嘿嘿嘿,来,数一数,有多少个童话故事?

圖片鏈接

--------------

从前有一个国家,叫做羽国。羽国是一个非常富饶美丽的国度。

国王和王后很多年没有孩子,忽然有一天,王后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只红色的大雁飞进怀里,后来就怀孕了,生下一个漂亮的小王子。

他的头发像红玛瑙那样艳丽,他的皮肤像雪一样洁白,他的眼睛像金子似的发光。

他们很爱他,给他起名叫做白雪公主,不,是叫“上官鸿信”。

他一直天真无邪、快乐的长到了十五岁。

然而遗憾的是,王后得了一场重病,离开了人世。

 

国王为了照顾小王子,很快给他找了一个后妈,名叫策天凤。

这个后妈十分的美貌和精明能干,他还带了一个拖油瓶,也长得貌美如花,娇俏可人,花名叫做俏如来。

策天凤和俏如来入主皇宫没多久,就把国王架空了,内务库的钱财尽管他们花,甚至连前朝的政务,他们也一一插手。

过了不久,国王也死了!到底是正常死亡,还是被后妈和继子害死的,就不得而知了。

 

可怜了小王子上官鸿信,被他们派去厨房里做最低等的奴役,每天在灰堆里打滚,整个儿人都灰扑扑的,被人叫做“灰王子”。

 

策天凤其实是一个自恋的巫师,他有一面有魔力的镜子,天天对着镜子照啊照啊照不完。

每天一大早起床,他都要对着镜子骚姿弄首,摆个极其妖娆的pose问,“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魔镜说,“是你啊,我的女王!啊呸,我的陛下。”

策天凤得意了这么多年,直到有一天,他又对着镜子问,“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魔镜在他手上滴溜溜转个不停。

魔镜是个老实的魔镜,它不能说谎。但是它知道,这次如果它说实话,它就要遭殃!

它转了半天,也没有想出解决方法。

策天凤不耐烦的给了它一巴掌,把它定住,”快说,别逼我砸了你!”

魔镜委屈道,“女王啊,啊呸,陛下啊,以前你一直都是全世界最聪明的人,但是现在呢……有一个更聪明的人出现了,他……他就是灰王子啊~”

策天凤一听,气得把镜子摔到了地上。

魔镜四仰八叉躺在地上,无泪可流,说好的不砸我呢?

策天凤披挂上阵,全副武装,手提墨狂,气势汹汹准备去干掉“灰王子”上官鸿信。

 

上官鸿信在厨房里,由于食物丰富,跟很多小动物交上了朋友。

方才落在策天凤窗外的鸽子听见了策天凤跟魔镜的对话,连忙飞到了上官身边,告诉他快些逃走。

于是上官鸿信包袱款款,匆忙出逃!

 

他跑啊跑啊,跑过了小溪,跑过了森林,跑到了一座山脚下,山脚下立了一块碑,上面写着“神蛊峰”。

山上云雾缭绕,如仙境一般。他爬到山上,有一座巍峨高耸的城堡。

诡异的是,城堡里的一切似乎都是静止的,藤蔓爬满了墙壁,小兔子静静的蹲在角落,仆从端着一盘腐烂的菜肴,像个雕塑一样站着不动。怎么到处都没有活人呢?

上官鸿信非常好奇,他一间房间一间房间的走过去,直到看见最大的房间里,有一个木质的轮椅,轮椅上躺着一个人!

啊,他好像萧瑟荒野、荆棘丛生里的一株月光下的蓝玫瑰,连最骄傲美丽的孔雀在他面前都自惭形秽。

上官鸿信情不自禁走到他的面前,低头亲吻了一下他柔软的嘴唇。

 

整个儿城堡忽然震动起来!遮天蔽日的藤蔓像章鱼的触手碰到了火炭,缩了回去。

阳光照射了进来。僵硬的“雕塑”们,眼珠活动了!

上官鸿信吓得魂不附体,以为自己闯了大祸,连忙逃走,匆忙间掉落了他最心爱的宝贝,先王和母后留给他的断云石。

 

过了几天,江湖上传出一个消息。

神蛊峰的主人,拥有巨额财富的神蛊温皇,在寻找“断云石”的主人。

 

消息便传到了羽国。

羽国的现任国王策天凤拿出魔镜一占卜,哈哈哈哈哈哈,得意的笑起来。

原来,断云石正是他遍寻不到,羽国王室的家传宝物。

 

神蛊温皇有强大的情报网,也得出了这个结论,并且听说羽国现任的王子年轻貌美,正值婚龄。于是他带着断云石上门求娶。

 

俏如来和神蛊温皇一见面,两个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仿如闪电遇到避雷针,两人都打了个抖,心砰砰的几乎要从嘴巴里跳出来!

很快,两个人便决定在海上举行盛大的婚礼,准备去冰岛度蜜月。

 

上官鸿信从神蛊峰跑掉之后,发现自己丢失了断云石,伤心欲绝。

他在东瀛海边遇到一个阴阳师柴田道末,把自己的经历讲给了他听!

柴田道末用术法帮他一测,原来是这么回事,就告诉了他。

 

上官鸿信听了,气得肺像牛蛙一样要爆炸!明明是他救了神蛊温皇,明明断云石是他的,怎么最后成了堡主与假王子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呢?这特么是童话吗?一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啊!

 

柴田道末十分同情他,给他出主意,“这样吧,你拿一件你身上最珍贵的宝物跟我交换,我帮你施法,让他们翻船,谁要是救了神蛊温皇,谁就会变成睡美人!而俏如来,嘿嘿嘿嘿……”他在上官鸿信耳边说悄悄话。

上官鸿信嘴边露出一抹蒙娜丽莎式的微笑。

 

这一天,天人之姿的神蛊温皇和沉鱼落雁的俏如来,在泰坦尼克号上举行隆重的婚礼,各国的元首、首脑都纷纷来观赏天作之合。

忽然之间,天空劈下一道闪电,将大船击穿折断成两半!

船上的人们鬼哭狼嚎,四下奔逃,说好的永不沉没呢?都是骗人的啊!

神蛊温皇和俏如来都是旱鸭子,穿着厚重的礼服,掉进了水里,很快衣服就吸水变得越来越重,两人沉入了海底。

地上的人们都不知道,海底其实也有一个王国,叫做“海境”。

就是传说中的龙宫。

龙宫里住着一群美人鱼、章鱼、鹅、咸鱼、鳌、龙……各种生物。

 

美人鱼和龙王,正在举行舞会,忽然发生海啸,搅得大家没法好好party。龙王,不,鳞王的爱妃鲛人欲星移表示不开心,他决定出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结果一出门就被神蛊温皇砸晕了,从此成了植物鱼。而神蛊温皇倒是得救了。

再说俏如来,他掉进海里的一瞬间,变成了一只青蛙!

 

俏如来蛙在海里蹦来蹦去,正好进了御膳房,险险被逮住做成泡椒田鸡,好在御膳房的管事一只咸鱼鹅,实在太咸了,懒得动手,总算让他死里逃生。

 

再说,上官鸿信,他来到了海境,希望能找回他的断云石。

鳞王十分好客,看他气度非凡,不似平民,想要试探他的身份,于是让人给他准备了卧房,给他垫了十二层的床垫,在最下面放了一颗豌豆。

第二天,鳞王问,“你昨晚睡得好吗?”

上官鸿信回道,“唉,睡得一点都不好,床垫下面肯定有什么东西,硌的一夜睡不着。”

鳞王暗暗倒抽一口冷气,这么矫情的王子想必是真王子无疑了。

我那十几个废柴儿子,一个都找不到对象,如今有个王子送上门,必定不能放过!

于是鳞王要求上官鸿信嫁给他的儿子,十几个儿子随他选。

 

上官鸿信因为见过神蛊温皇,那惊鸿一瞥,爱意已经深深植入他的心底,所以他无论如何不肯屈从。

鳞王大怒,命令手下将他关入高塔。

高塔没有门,只有在最上面有一个窗户。

可怜的上官鸿信孤零零的被囚禁在塔里,泪眼婆娑坐在窗边眺望远方。

 

神蛊温皇在海境游来逛去,四处找不到俏如来,结果发现了这座高塔。

只见高塔上,端坐着一个美人,他忧郁的眼神迷离空洞,红珊瑚色的长发一直垂到地上。

神蛊温皇看呆了,站在塔下,拽了拽他的头发。

上官鸿信这才发觉塔下的神蛊温皇,大喜过望。

神蛊温皇于是攀着他的长发爬到了塔里,两个人幸福的OOXX起来。

从此,神蛊峰主人和王子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番外1

 

上官鸿信给了柴田道末他最宝贵的东西,是他从小就不离身的魔力吹风机,只要一吹,人就会装逼如风,魅力四射。

柴田道末暗恋主公胧三郎已久,苦于自惭形秽,不敢表白,有了魔力吹风机,他变得自信了,牛逼了,连主公也敢按倒强上了。

从此,主公和阴阳师也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番外2

俏如来蛙成了一只旅行青蛙,时常给策天凤邮寄明信片。

有一天,他误打误撞,进了一个阴森的宫殿,宫殿里有一只美貌的章鱼。

章鱼一个人很孤单,就跟俏如来蛙成了朋友,两个人愉快的交换美妆推荐。

忽然,宫殿的大门被推开了,章鱼慌慌张张的让俏如来蛙藏起来。

他告诉俏如来蛙,这是宫殿的主人,是一只鳌,很可怕的怪兽。

他是因为父亲误入怪兽的领地被囚禁,而自动来交换父亲的。

如果让他发现俏如来蛙,恐怕也要被抓起来。

 

俏如来蛙战战兢兢躲在床下。结果……发现他们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

每天都在OOXX秀恩爱,闪瞎眼!

果然,闺蜜都是拿来坑的。

于是俏如来蛙收拾好包袱,偷了他们很多财宝,再次踏上了旅途。


【苍俏】芙蓉帐暖度春宵

有糖有刀有肉,有OOC!!

-----------

“王上,夜深了,该歇了。”俏如来站在苍越孤鸣身后,环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道。

苍越孤鸣“嗯”了一声,放下手中蘸了朱砂的毛笔,推开书案前的一摞公文,冷不防将俏如来一把拉过来坐在自己的腿上。

两人双目对望,含情脉脉,没有一句话,却尽在不言中。

苍越孤鸣的手慢慢环紧他的腰身,将脸贴在他的胸口轻轻磨蹭着,呼吸逐渐急促起来。

俏如来抚摸着他的发辫,一边帮他拆解头上的发饰。

“回房去……”俏如来羞涩道。

 

苍越孤鸣抱着他站起身来,俏如来连忙搂住他的脖子稳住身形,轻叫,“哎,我自己走……”

苍狼眉眼含笑望着他,并不肯将他放下,径直走进寝宫。


点我上车  OR  点我上车

【脑洞时间】关于默苍离、雁王以及俏如来的关系

一切都是YY,认真你就输了。


从王子到雁王,上官鸿信身边不乏仰慕者追求者,然而在他看来都是无聊之辈。忽然有一天来了一个帅哥,酷到天际,毒舌到死,以打击别人的自信心为乐趣。他觉得好新鲜!继而被虐成狂,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爱他爱的死去活来。结果渣男帅哥不但泡了他,还泡了他妹妹,还设局把他打到快死了(就小产了)然后拍拍屁股走了。雁王活过来之后(也许再也没有活过来),一心要把这个渣男找到。至于找到之后是要报复回来还是怎样,还没有想好。

结果特么历经千辛万苦到中原发现,什么?这个混蛋死掉了?!!一腔愤恨无处可发。

更可恶的是这个渣男又用同样的伎俩,泡了中原的王子。好啊,你就是不肯放过每一界的王子就对了!

最最可恶的是,听说俏如来才是他最心爱的那个王子!

what the fuck! 那我算什么?!

于是将对渣男的恨,转移到了俏如来身上。

从此,就九界不宁了!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