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呼仔

欢迎布袋戏同人交流,求同存异。
刀多糖少,管杀不管埋~~
不雷不要钱了啊!
看连载文,就点“归档”方便查找

【长琴无焰X西经无缺&墨雪不沾衣】长相思

CP:长琴无焰X西经无缺;长琴无焰X墨雪不沾衣

女尊男生子文

—————-

此时大约是人界快过农历新年的时候。魔界的历法与人界不同,手上没有农历日历,到底也算不清楚具体是腊月二十几了。

幽闇联盟并没有过人界新年的风俗,此时大内皇宫有一处,却破天荒的张灯结彩,迎接新年,正是“含雪殿”。

“含雪殿”原名叫“含玉殿”,自打来了那位主子之后,才被改名的。

闇盟地处魔界东北之处,比苗疆更为寒冷贫瘠。

皑皑白雪厚厚的覆盖在青砖绿瓦之上,举目之处,皆是莹白。

侍女们按照她们想象的苗疆人过新年的样子,扎上了红色的绸缎,挂起了大红的灯笼。听说人族认为红色代表吉祥喜庆。

外面热烈而有序的忙碌着,内殿仍旧是重帷曼曼,暗无天日,没有一丝生气。

鲛绡帐内,散发着淡淡的酒香。一个肌肤雪白,浓发如墨的青年畏寒似的裹着锦被犹自熟睡。

“大总管,对不住,墨雪公子尚未起身,还请……”侍女月魄恭顺的低声回禀。

“都这个时辰了还没起身?噢,也是,现在有了龙胎自然娇贵。诺,这是元后赐下给墨雪公子的补品,你们好好给墨雪公子补补吧!”大总管傲慢的声音中带有一丝愤恨。她是元后“西经无缺”的陪房侍女,跟随他多年。

她气不过!凭什么这么一个小小人族一步登天?

元后西经无缺因为年轻的时候练就奇功尸神七诡,于身子有损,不能生育。可是盟主长琴无焰与元后西经无缺向来琴瑟和谐、相敬如宾,从没有因为子嗣的事情心生龃龉!谁知道盟主去了一趟人界,这个男人竟然死乞白赖的跟着回来了!现在居然还被封了侧妃!要知道这么些年,长阳宫里只有一位元后,别说嫔妃,连个侍寝的宫人都没有过!那么些名门望族挤破头想把自家公子送入宫都没能得逞,怎么就轮到他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小人族?

他还运道极好,这才过了没多久,就怀了龙种!

元后日日赐下各种滋补之药,为了哄他高兴,还让人给他庆祝人界新年!

他倒好,人如其名,冷冰冰的,一点都不知道感激,从来没有去谢过恩!

每日恃宠而骄,睡到日上三竿!这还有没有规矩?!

可是她又奈何不得,只能咬着牙暗骂。

“……是。恭送大总管。”侍女月魄、凤尾蹲身行礼。

“哼!”大总管带着侍女们扬长而去。

月魄和凤尾相视苦笑,元后宫里的人恨透了含雪殿,仿佛是墨雪夺走了盟主的宠爱,其实……盟主已经两个月没来过含雪殿了。

“咳咳……”内殿传来一阵咳嗽。

月魄走进去,站在床边,轻声问,“公子,要起身了吗?”

“嗯。“里面低低应了一声。

月魄、凤尾用银钩将帘幔挂起,为他穿衣洗漱。

方才外面的吵闹声,不知道他是否听见?

月魄叹口气,公子近来总是郁郁寡欢,这些糟心的事儿还是少知道为妙。

凤尾从床上捡到一个空了的小酒坛,大惊失色,拿给墨雪看,“公子,你,你又饮酒了?”

墨雪宿醉未消,面容憔悴。他摆摆手,掩了嘴欲呕。

凤尾撅着嘴,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又递上一杯温水给他漱口,还是忍不住埋怨道:“公子,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就算不为了自己,也为了小殿下着想,不能再喝酒了。行不行?”

墨雪将手巾盖在脸上,完美的掩住了他的表情和回答。

也许对于长琴无焰来说,他全部的意义只是肚子里那一个。

想到这个,他的心纠结在一起,缠的生疼。

长阳宫。

今日,西经无缺罕见的没有随盟主上朝。

内宫已经遣散奴婢,帷幕低垂,雕花木门紧闭。

西经无缺面无血色,梨灵散出点点萤光,却依然泰然端坐。

太医院的老院判皱着眉给他诊脉,神情凝重。

西经无缺淡淡一笑,抽回手来,“照实说吧,我有心理准备。”

老太医眉头紧蹙,摇头叹息,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明白了……只是,别让盟主知晓。”

老太医惊讶的望向他。

“生老病死,自然循环,她知晓了也是于事无补,何苦让她过多的忧心和难过?”

老太医闭了眼点点头,“属下遵命。”

长琴无焰早早退了朝,赶回长阳宫。

匆匆的脚步带进了一阵寒意,她急急的闯进来,看见坐在书案之前的西经无缺,一颗焦急的心就奇迹般的被安抚了。

他们相互对视,微微一笑。

西经无缺起身,帮她脱掉斗篷,抖落上面的雪花。

“我去为你烹一杯茶。”

长琴无焰回身握住他的手,凝望着他,“不用你做这些,让下人去吧。”

西经无缺笑笑拍她的手背,“你喝惯了我烹的,我怕别人的入不了你的口。片刻即好。”

他温热的手掌轻轻的抽出,只留给她一个挺拔如山的背影。

如果你走了,我该怎么办?相濡以沫几十年,无法想象没有他的日子该怎么过下去。长琴无焰忽然觉得一阵恐慌。

那时为了保护她,扶她登上帝位,他修炼尸神七诡,用折损寿元为代价获得极高的武学造诣,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可是这一天真的要到来的时候,她还是不能接受。

他以为她毫无察觉,故作若无其事,其实她比他更早发觉他的逐渐虚弱。

如今魔界动荡,内忧外患,闇盟没有继承人,西经无缺十分忧心。

他就算走,也要安排好后事再走。

他逼着她纳了人族的那个青年。

他为她权衡利弊,墨雪在魔界没有任何背景,以后生了皇储,也不存在外戚干政的事情。比起其他的氏族子弟更为稳妥。何况,他也是真心爱你。

他也是……真心爱你。

“嘶~~”煮沸的水不小心倒到了手上,拉回了他的思绪。

……这样也好,会有一个人替我继续守护着你。

西经无缺叹了口气,端着茶盘回到了内殿。

长琴无焰接过茶盘放在一旁,捧起他的左手,红肿了一片。

她抬眼看他,眼含着泪水,却什么都没有问,只是轻轻的吹着。

“想听你弹琴。”琴声可以忘忧。

“好。”长琴无焰的琴只是为你而奏。

日暮西斜,琴声萧瑟。

后园的湘妃竹随着剑气震动,落雪和竹叶如飞絮飘零。

一个身披墨色斗篷的青年,痴痴的站在花墙之外,聆听着一曲不属于他的悲歌。

他在那里不知道站了多久,雪将他乌黑的头发染成了白色。

鼻端的酸意渐渐盈满,泪珠不知不觉间落下,化入雪中变成冰。


评论(6)

热度(18)